潇洒的胡椒面君

cp杂食/简笔画十级学者/段子手/剪刀手/P图届小学生/慎重关注

*王牌特工2和刷微博的梗
*深井冰

世界各国都有隐形的特工组织,在英国是伪装成裁缝店的king‘s man,在美国是伪装成酒商的statesman,在中国其实也有这样一种神秘组织的存在,叫做people’s man。
这个组织起源于民国,他们店面设在全上海最著名的小吃街上,金色复古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明家香锅”。
相传,这个店的主厨是个英俊的中年胖子,大堂经理是个海苔眉的瘦高青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明台同学和曼丽同学在里面兼职打工做收银,主要的资金来源是棒棒糖经销商王先生。
他们白天是小吃街普普通通的餐饮服务业人员,为填饱大家的肚子,兢兢业业地做着香锅。晚上穿上西装,化身成为城市和平的守护者。
直到今天,某盛煊集团最大股东名字里带“明”的先生还在经营着明家香锅。


啊啊啊~明家香锅~(唱起来

全员性转

视频剪好了!悄悄图透
准备参加@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双十一的活动,所以现在就暂时不放出来了,到时候和大家一起传b站嘿嘿嘿~
顺带打个广告,双十一的活动还是hin精彩的,大家剁手之余可以刷刷视频
(网页太卡的话X

妈妈这个人又在骗我画简笔画……

(半夜开的邪冷性转脑洞,老福特这个压图让我心碎)

这是最满意的几张图了,无论是神态还是造型。

明楼毫无疑问全剧总攻,喜欢俞飞鸿那种不失温柔的霸气。

诱骗小师弟的时候轻声细语地跟人家说话:“我听说你交了一个不错的女朋友?”
交个毛线女朋友!师姐请做我女朋友!!

阿诚哥必然要找个圆圆的大眼睛,她很聪明,又隐藏得仿佛没有攻击力。在家能笑着跟姐姐讨首饰,出了门就能开枪杀人。勾引南田的时候欲拒还迎,偷偷亲一下,扭头就走,把人勾得魂飞魄散。

明镜找来荣石主要是因为有毛毛领(x)

荣少的弟控妹控估计只有明镜能比得上。发起飙来的荣会长也是不亚于明董事长。
“你不过是我妹妹翻过的一本书罢了……”
可以脑补荣会长的声音。

明台和李小男有很相似的地方,傻,还瞎。

曼丽不是传统的美人,那种美兼具戾气和纯真,把麻雀里尹正的角色直接挪过来就能用了。
嗯喜欢尹正小哥哥鬼畜的样子……

王天风要足够狠决,从气势上能和明楼不相上下。鉴于明楼选的是有英气的中式美人,王天风就要美得带点西式才能平分秋色。袁泉五官有点像欧美人,她垂着眼的时候阴郁得恰到好处。
她穿着一身素色旗袍去赴明楼的约,坐在牌桌前冷笑道:“我们都可以死,唯独你妹妹不能死?!”

汪曼春首先要漂亮,能脱颖而出的漂亮。他在明楼面前有点傻气,穿上军装后又是个杀伐决断的武人。
“师姐,我们去哪儿叙旧啊?”
最后意外发现曼春还有同款基(姬)佬紫2333


风镜、台丽、双毒都是私货,依旧想看楼诚八百集花式谈恋爱……

【全员性转】伪装者
大概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卡司

明楼:俞飞鸿
明诚:周迅
明台:阚清子
明镜:靳东

于曼丽:尹正
王天风:袁泉
汪曼春:钟汉良

南田洋子:王学兵

*双毒段子

法学院众所周知,明教授和王教授关系十分亲密十分友好,具体表现为两个人上课都特别热衷于拿对方说事。
明教授教经济法,动辄编案例:假设王天风偷税若干,处罚如何;假设王天风拖欠职工工资若干,效力如何;假设王天风兜售假货欺骗消费者若干,赔偿如何……
王教授教刑法,通常的案例就是:有一天明大教授被非法拘禁了一个月;有一天明大教授被骗了一个亿;有一天明大教授被人砍死了;有一天明大教授被雷劈了……
俩人在对方的课堂上花样举例,寓教于乐,学生印象深刻,进步迅速。
期末试卷变本加厉,两门课从头到尾全是对方的名字,明楼短短二百字内死了三回。
教务处管考试的老师连连摇头,要求他们回去改掉。
改完再交,名字确实没了,只是“明楼”换成了“毒蛇”,“王天风”换成了“毒蜂”。

明台在考场上拿到试卷。
——你俩能让人歇会儿吗……

在微博上看到这只猫
哇真的好像楼总……

一系列经历告诉我们荣诚是个十分邪性的cp
有食物中毒的、有平地摔的、有鼠标坏了的、有沙发出问题的,等等。
而且看一下评论,吃下安利的人百分之九十都开始结巴了

胭脂雪冷:

必须冒昧@潇洒的胡椒面君 太太了,打扰了!
占tag不妥删!

楼诚既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更不是政治学思想学经济学……
这他妈是玄学啊!
早上我站了一秒荣诚,然后!!
刚刚送到我家的沙发!给我做反了!!!!
方向反了!!我发誓下单的时候是正确的!!!
卧槽楼总我错了!楼诚赛高楼诚威武楼诚江山万年!我怎么能站一秒荣诚呢我特么一瞬间都不该站!!!!啊啊啊啊啊暴风哭泣!!!

我的一个结巴朋友(段子)

*荣诚预警

梗来自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目夭  的视频《一丝不挂》


以前明诚在伏龙芝训练的时候住上铺。下铺也是个中国人,东北来的,叫荣石。
那时候军事学校管得严,也没什么勤工助学的机会,明诚不愿意跟家里伸手,日子过得很苦。
明诚老是半夜被饿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荣石被床晃醒了,一睁眼就看见明诚饿得下床灌水喝。
荣石给明诚分吃的,明诚不愿意要。荣石就哄明诚说自己要请他帮忙,最近自己喜欢上了班里一个漂亮的外国姑娘,正愁不会写情书。
根据明诚的了解,荣石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个爱结巴的毛病。每次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十分钟才能蹦出一句完整的句子,也难怪追女孩要写情书。
明诚觉得拿情书换吃的,这么做才算合情合理。

这么过了几年,两个人都从伏龙芝毕业了,荣石拎着一箱明诚写的情书回到了东北。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恰逢明家香和别的公司合作。对方董事长出现的时候,明诚发现竟然是荣石。
此时的荣石已然不同往日,衣着华贵,说起话来半个磕巴也不打。明诚悄悄在人群里看着,暗自称奇。
生意谈完之后,明诚跟着明楼去给客人敬酒,见到荣石难免要攀谈一番。
明诚说:“这么久不见你,结巴居然好了,你是不是找了什么神医妙方?”
荣石愣了一下,说:“没没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