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看置顶就好啦,简介塞不下我的废话

午休听着听着歌突然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摸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还是封面练习,文是 @红烧白月光 的【凌赵】失恋33天

文还在连载,因为老福特抽风的问题,这可怜孩子已经N久没上过首页了😂大家要是看到更新请积极戳小蓝手


听的歌是《刹那的乌托邦》,就觉得和这个故事很般配。

因为歌词里有写“雪归来 会知赤地某些玫瑰 某天流丽绽放/ 我归来 你归来 有海风 还有月光”,所以用上了这些元素,玫瑰是彩色和黑白两种,就是凋零和重生的意思,雪花和海都做成纹路叠加(不太能看清?)

最喜欢的几句词是

是暗光 是暖黑

是某些让我相信万物亦快乐

是稚嫩的躯壳

就会突然能碰到某些国邦

于宽街窄巷

我再诞生过

又再归于十月怀胎中的快乐

感觉和失恋后重新出发很像。虽然不确定新的爱情是否还会带来痛苦,但经历挣扎之后,依然愿意奋不顾身地投身其中,愿意为那个人浴火重生,即使乌托邦转瞬即逝,也还愿意心怀希冀。

这也是我对这篇文的一点阅读理解吧,不一定对。


还有个小设计就是“失恋33天”这几个字在书合上的时候只会在封面看到“恋33天”,因为这个文太甜了,哪怕失恋了也是在不断撒狗粮wwwww


本来想说凌赵大旗永不倒,但是我还是想声明一下我是凌李的人哈哈哈哈哈哈

表白乔太!!!

【蔺靖】论包养关系下真爱产生的可能性(三)

蔺晨蹲在卧室里打包行李。

他的衣服太多了,光是品牌商赞助的一年四季都穿不过来。可是做明星的每次出门还得跟做贼一样,生怕被粉丝发现,根本没机会穿那些垫肩收腰亮得人眼发花的高贵服装。

这下好了,他能把这些衣服收一收,全用来穿给金主看。

这套重工绣花镶水钻,收了。

这套祥云暗纹锁金边,收了。

这套波西米亚风羊毛混纺流苏贴亮片,收了。

……

最后蔺晨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一件水蓝色的真丝睡袍,也不知道是拍什么奇怪写真的时候人家品牌送的。质感跟水一样,修身效果自然也好得不得了,那腰带扣做得要松不松要紧不紧,为的就是欲说还休欲见还遮。

哇,这要是穿上了可了不得。

收了。


等蔺晨把东西都打包好,月亮已经升上来了。

他等来等去,没等到萧景琰。

但等到了一个冰块脸。

“老板让我过来接你。”

那个冰块脸站在门外,瘦高个儿,面容冷峻。眼眉细长,从两道宽缝里射出寒光,直直地锁定了蔺晨。

蔺晨被盯得浑身不自在。

“你、你们老板有事呢?”

“应酬,喝了酒,不方便来。”冰块脸一个字也不多说,简洁而冷漠地回答了蔺晨的问题。

“那你送我?”

“对。”

他二话不说,进来就把蔺晨的行李搬出去了。

“你等会儿我锁门!”

蔺晨在后面嚷嚷,冰块脸在前面不回头地走。


车是悍马,不算贵但敦实。

蔺晨坐在副驾驶上,眼珠滴溜乱转,总觉得空气安静得有点诡异。

还是说点什么吧。

“您怎么称呼?”蔺晨问冰块脸。

“列战英。”

“小英啊……”

“……”

“……是不是有点怪?”

“你随意。”

“小英啊,你老家哪里的?”

“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孤儿。”

“……”

“呃,你多大了?”

“不知道。”

“这怎么也……”

“孤儿。”

“……”

“平、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啊?”

“工作。”

“……”

完了蛋了,这天没法聊。

蔺晨勉强扯动一下笑得发僵的脸:“小英啊,你知不知道你老板平时喜欢什么?”

列战英瞥了蔺晨一眼,又把目光收了回来:“老板的私事我不过问。”

“……”

“如果要说的话,”列战英面无表情地补充道,“工作。”

蔺晨放弃闲扯。


蔺晨决定先思考他接下来怎么面对萧景琰。

第一次见面,蔺晨喝得有点找不着北。

第二次见面,就已经是包养关系了。

蔺晨想,他俩也不熟。萧景琰会不会让他做个自我介绍,来个才艺展示什么的?

唱个歌?跳个舞?诗歌朗诵?胸口碎大石?

一路从车里到小区,进楼上电梯,蔺晨在脑子里预演种种可能……


“到了。”列战英说。

蔺晨心里这时候正在默背《沁园春·雪》,赶紧把思绪收回来。

列战英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了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推开门,蔺晨看到的是个不算拥挤但绝对称不上宽敞的客厅。高高低低的家具和放得满当当的日用品,看着就有浓厚的生活气息。

萧景琰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盒泡面,鼻梁上架着一副又大又沉的黑框眼镜,被水汽给熏白了,嘴里还叼着半根火腿肠。

他冲蔺晨点点头,把嘴里嚼的肠咽下去:“来了?”

“蔺先生送到了。”列战英说。

“行,谢谢,没事你就先回去吧。”萧景琰说,“明早把供应商的名单放我桌上,通知销售部十点开会。”

“知道了。”列战英点点头,关门走了。

蔺晨站在三个行李箱旁边,有点尴尬。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萧景琰。

哎,他俩也不过见了两次面。

“不好意思,我应酬回来没多久,饿得难受。”萧景琰坐在餐桌旁边,放下泡面。

蔺晨太知道那种忙着跟人虚与委蛇还吃不上饭的酒局了。没顾上行李箱,他先陪着在餐桌旁边坐下,有点同情地看着饿肚子的萧总:“你晚上就吃这个啊?”

萧景琰推了推眼镜:“嗯。”

“多没营养啊。油炸食品对胃也不好。”还是香辣味的。

“我习惯了。”萧景琰说,大概是觉得自己语气听着太委屈了,又补充道,“我家里备着菜,只不过太晚了,懒得做。”

“都有什么啊?”

萧景琰掰着指头老老实实跟他说:“排骨、豌豆、白菜、胡萝卜、速冻虾仁……”

“那就够了。”蔺晨站起来,“你家有煤气吧?油盐酱醋都齐全吧?”

他拿手腕子上的发圈把自己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揪,卷起袖子:“围裙放哪儿了?”

“你干什么啊?”萧景琰跟着站了起来。

“你坐下。”

萧景琰又坐下了。

“我去给你做两道菜啊,你光吃泡面哪行。”

“不用那么麻烦,我随便吃点就好了。”萧景琰仰起头,嘴角上还沾着辣椒油。

蔺晨随手抽了张餐巾纸把萧景琰嘴角抹干净了:“《包养生活指南》教导我们——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本书吧——绝对不可以让金主大晚上吃泡面还没菜。”

蔺晨气势汹汹地进了厨房,不到二十分钟,端出来一盘清炒虾仁一盘糖醋排骨,鸡蛋白菜羹在砂锅里煮着,咕嘟咕嘟冒泡。

萧景琰闻着香气咽了咽口水。

蔺晨趁机把泡面端走了。

“不是我吹,我可能是演艺圈做饭最好吃的男艺人。”

萧景琰拿筷子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好吃吗?”蔺晨凑过去,期待地看着他。

萧景琰又咬了一口,用力点头。

又伸出勺,舀了一大勺虾仁搁进碗里。

“我就说嘛!”成就感填满了蔺晨的胸口。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实在太适合被包养了。

都说要留住男人的心,先留住他的胃。按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他能把萧景琰迷晕。

“里为哲么桌换这么好只?”萧景琰问。

“咽了再说话,慢点吃。”

萧景琰像仓鼠一样迅速地嚼完了嘴里的食物:“你为什么做饭这么好吃?”

“我以前打工的时候学的呗。”

蔺晨刚出道的时候挣不了多少钱,周末在餐馆打工,跟着大厨学过一阵子。后来师傅还挺遗憾他没留下来当厨子。

“你以前是不是……吃了很多苦。”萧景琰低声问。

“还好吧,没有八卦小报写那么惨。”蔺晨帮他添了一碗羹,“吃了很多肉倒是真的。每次食材用不完,我师傅就分给我吃,说我长身体。这不就给我喂到了一米八五。”

萧景琰望着他:“而且也很帅。”

蔺晨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哪有……”

“真的很帅。”萧景琰眼里都是真诚,“你师傅厨艺一定很好。”

蔺晨笑了:“那倒是。”


吃完饭,蔺晨蹲在客厅里整理行李。

萧景琰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的女主角正对男主角咆哮拿走你的臭钱我不稀罕。

蔺晨翻出了他重工绣花镶水钻的西装,祥云暗纹锁金边的马甲,还有波西米亚风羊毛混纺流苏贴亮片的风衣。在最底下,抽出了那件水蓝色的真丝睡袍。

夜色迷人,睡袍撩人。

蔺晨踢了踢沙发腿,叫萧景琰:“哎,你要不要看我穿这……”

他的话说了一半。

这个时候的萧景琰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眼底有淡淡的两团青灰色,大概是太累了。

蔺晨悄无声息地走过去。

萧景琰眉头紧锁,一本正经的人在睡梦里也是这么一本正经。

可是那张小脸怎么看都只有十八岁。

“你也很帅啊。”蔺晨轻声在他耳边说。

萧景琰觉得耳朵痒痒的,把头扭到另一边。

蔺晨轻手轻脚地摘了黑框眼镜,放在茶几上。然后把萧景琰横打抱了起来。

这人看着很高,却意外的轻。蔺晨用力过猛,差点往后倒。

好不容易稳住了,幸好怀里的人没醒。

萧景琰也感觉到了晃动,不安分地往蹭了蹭蔺晨的胸口,喃喃念道:“哥哥……”

电光火石间眼前突然眩晕。

蔺晨觉得自己心里像是有一百只,不行一百只太多了,像是有十只小奶狗摇着小尾巴胖屁股吧嗒吧嗒跑过来。

——这个人是什么变的啊?奶狗精吗?为什么这么可爱?尾巴藏哪儿了?

一阵心跳过速,蔺晨脑子里开夏季花火大会了。

这个人工作这么忙,长得这么瘦,花这么多钱包养男明星,还坚持这么可爱,对自己要求也太严格了吧……


TBC


可算写到同居了我爆哭

这周忙完下周再更!

【蔺靖】论包养关系下真爱产生的可能性(二)

*OOC随便瞎扯文,一切为了快乐

*真的很沙雕


梅长苏赶来的速度让蔺晨觉得他是开火箭横跨的北三环。

开门的时候蔺晨还扒着窗户看了一眼,确定梅长苏的小火箭没占用邻居家的停车位。

梅老板一进门就看见兴高采烈满沙发打滚仿佛穿上红衣红裤就可以舞一曲《好运来》的蔺晨,感到满心绝望。

脑阔疼啊。

梅长苏扶额:“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有人愿意包养你呢?”

“会不会说话了,什么叫怎么有人愿意包养我。本少爷这种条件还少追求者吗?”蔺晨摸了一把自己英俊的脸。

“问题是一出手就三千万,你想想这几年哪个老板往你身上砸过三千万?一口气,还是现款。”

这还真没有。最阔绰的也不过是送个手表之类的,基本停留在五位数左右。

而且蔺晨这种收礼物和甩脸子两不误的人在包养界算是恶名远扬了。

“就……”蔺晨想了想,“他是不是傻啊?”

可惜了那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居然是个傻子。

梅长苏叹气:“我看是你傻!你知道大梁科技所属的大梁集团有多有厉害吗?萧景琰是他们集团老板的小儿子,据说十五岁念大学,直博,二十二就提前毕业去了家族企业,二十四接管大梁科技这家分公司,刚管了四年就已经是业内翘楚了。他傻?他要是傻那咱们都别玩了回幼儿园进修吧。”

“什么?”蔺晨瞪大了眼睛,“他都二十八了?我天,看着跟十八岁差不多啊。”

梅长苏踹了他一脚:“抓重点!”

“那他会不会是骗子?”

蔺晨想到那张红得跟番茄一样的脸,心里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

咦,哪有那么纯情的骗子。

“他也没必要骗你啊。我们不是商业对手,跟他也没有利益上的纠葛,萧家还那么有钱。他骗人没有任何好处。”

蔺晨歪着头:“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

蔺晨慢慢把头埋进沙发靠背里:“说不定他就是被我的美貌蛊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收手吧,别骚了。”

“不好意思没忍住。”


梅长苏拿着蔺晨的手机把那几条短信翻来覆去地看,笔画都数了也没看出什么阴谋诡计来。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行为让他聪明的脑袋宕了机。

金陵小区在市中心,因为地段好,地皮贵,开发商盖大别墅收不回成本,所以房子面积都不大。目前住的大多是混的比较好的白领阶层,图个通勤方便。没见过土豪住那种地方的,而且现在还用来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这四个字刚脑出来,梅长苏打了个寒颤。

他在网上查了一下,L院这片的房子最大也大不过一百五十平方,还没有蔺晨现在住的宽敞。

“这么小吗?”蔺晨皱眉,“那我有些东西还是不要搬过去了。”

他住的这是公司给他租的复式楼,光衣帽间就有五十平米呢。

“敢情您都想好要去了……”梅长苏嫌恶地看着他。

“为什么不呢?我辛辛苦苦工作这么久,有人愿意养我我巴不得呢。三千万!跟着他我欠的债春节前估计就能还完。”

“你都不知道他是好人坏人。”

“认识了不就知道了。”蔺晨满不在乎,“车到山前必有路。”

“哼,”梅长苏冷笑,“您心真大。”


和公司签的约一年后到期,蔺晨没打算毁约,但是也不准备续约。他的通告安排到年底就行。

哪怕职业生涯就此打住,他觉得无所谓,反正已经被包养了。

梅长苏郑重其事地收好合同,对蔺晨严肃地说道:“你现在不想续约可以,但续约的合同我留着,你要是因为没法讨金主欢心被赶出来了,我们公司还是愿意留你。”

蔺晨心里一阵感动,眼里有点泛酸。

“到时候你来找我,工资不给你太低,按现在的百分之五十算,前三年所有的商业活动出场费全都交给公司,住宿可以安排,职工宿舍六人间,上床下桌……”


你大爷的开着你的小火箭滚蛋吧!!!!



TBC



忘了说了这是年下!



【蔺靖】论包养关系下真爱产生的可能性(一)

*收到了 @哲学_生活 和琅琊阁的朋友们的礼物,开心,从草稿箱翻出我多年前写的某章蔺靖,又是个新坑ORZ

*更新不定时,(应该)会填的

*我知道自己坑品堪忧,我认罪,以前的(一部分)坑会填的,我保证……



蔺晨能进演艺圈并且大红大紫,一半是因为命不好,一半是因为命太好。

命不好是因为他爹晚年经商失败,欠下了三点五个亿带着他娘跑路了。高中毕业刚成年的某一天,蔺晨眼睛一睁就发现自己家门口被红漆泼了个肆意豪迈,催高利贷凶悍地围成一面人墙堵在外头,大有没钱就拿命来换的意思。虽然父债子还法律层面讲不通,但刀架脖子上也就没必要讲法律了。

命太好是因为他爹除了给他留了一屁股债,还留了一张俊脸。蔺晨琢磨着他爹当初好说歹说要自己去艺考,可能就是看中这个行业来钱快,而且自己天分还不赖。他迫于生计,大一那年就签了经纪公司,老板叫梅长苏,是个商业奇才,号称没有捧不红的艺人。梅长苏年纪轻轻,目光却比一般人老辣许多,见了蔺晨一次就拍板决定亲自带他出道。

四年过去了,蔺晨俨然新生代流量的中流砥柱,有了自己的粉丝团“琅琊阁”,自己的粉丝名“小鸽子”,有了自己的微博超话百度贴吧八组专用黑楼。

高利贷还款进度百分之十。

一切顺风顺水,柳暗花明。

不过蔺晨总觉得自己缺了点了什么。

缺什么呢?


“缺心眼。”梅长苏端起一杯香槟,冷冷地说道。

“我说你这个人有没有点情趣。就不允许我这种二十多岁的英俊小伙在灯红酒绿的繁华世界里惆怅三分钟吗?”蔺晨往后甩了一把自己的披肩发,低头嗦意大利面。

“这是酒会,不是面馆。麻烦你注意形象好吗。”

“我为了穿这套高定,三个星期没吃主食了,三个星期!”

“你再吃多了扣子崩掉,就卖身抵债吧。”

蔺晨盯着梅长苏,狠狠地往嘴里塞了一口肉酱:“卖就卖,我怕你啊。”

蔺晨倒也不讨厌这种场合,除了需要跟着梅长苏满场“老总”“老板”“老前辈”地谄媚权贵,以及巧妙地躲避开内涵不可描述的眼神和肢体动作,别的都不错。

酒很好喝,饭很好吃,来来往往的人也好看。

梅长苏这个人就像是一台精密的利益计算机,和什么人说什么话从中能获得多少好处全都在几秒之内被估量好,表现出来的礼貌和体贴永远恰到好处、滴水不漏。四年来蔺晨多少也学习了不少,只是他懒得动脑子,大多数时候就是端着杯子跟在梅长苏后面,他让笑就笑,保证笑得对方满心欢喜。

“这位是萧总,萧景琰先生,大梁科技的老板。这次赏光来参加酒会真是不容易啊。”

梅长苏拿手肘暗暗捅了一下蔺晨。

蔺晨马上露出一个标准的一字笑,甜得仿佛对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老婆。

“你好你好。”

被称作萧总的人不过二十五六岁,一身黑西装,因为表情紧张又青涩,看着跟大学新生一样。

“我……平时都在公司忙,不太习惯这种场合。不常来。”萧景琰僵硬地欠了欠身,才意识到蔺晨已经伸出手好久了,赶紧握了上去。

凉的、软的、黏糊糊的。

蔺晨觉得眼前这位老总心理素质可能不太好,跟人握个手都能汗成这样。

“久仰久仰。”蔺晨鼓励似的用力捏了一下萧景琰的手,对方耳朵突然红了起来。

虽然之前没听说过,不过看着挺可爱的。


在场内来来回回喝了好几轮,该照顾的都照顾到了,梅长苏总算同意把蔺晨放去吃东西了。他自己则争分夺秒地找了个包厢谈生意。

没有梅长苏看着,蔺晨犹如饿狼归山……

吃第三盘提拉米苏的时候,他觉得有点腻了。

尤其还是配红酒,1917年和2017年喝到最后都一个味,甜。

什么东西都是要适可而止、意犹未尽才好。

蔺晨放下盘子,眼睛在四周围乱扫,想着要是没什么事他就找个代驾偷偷溜回家。大不了明天被梅长苏以消极怠工骂一顿,他也不是没被骂过。

没想到,这么一扫,就看见愣愣地站在不远处的萧景琰。他身边没人,手里也没端酒,就是那么站着,好像是专门站在那里的服务生。

蔺晨看着他,他也发现了蔺晨在看自己,顿时跟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扭头就走。

怎么像偷窥被发现似的?蔺晨眯起眼。

他也被所谓的大老板看上过,可那些都仗着皮厚胆大一个赛一个的猥琐,哪有这种看一眼就跑的。

“你过来!”仗着酒劲和梅长苏不在,蔺晨也敢对人颐指气使了。

萧景琰停下脚步,慢慢地转过身。

“就是你。你,过来。”

蔺晨的话带着不容抗拒的权威性,让萧景琰乖乖地走了过去。

“别跟小学生犯错似的。我又不会吃了你。”蔺晨不满地嘟囔道。

萧景琰舔了舔嘴唇:“你有什么事吗?”

“我,没事。你,有事。”蔺晨往前走两步,靠近了他,“你说,你为什么要偷看我?”

“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

蔺晨本来是想诈他,没想到他自己就招认了。他笑了,指着萧景琰问:“你是不是我粉丝?还是说朋友是我粉丝?找我要签名吗?还是合影?”

蔺晨觉得这个人比他以前见过的大老板都有趣太多了,有意表现得格外热心。

萧景琰的脸果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红:“我想问你。”

“问我?问我什么?”

萧景琰垂着眼,手不自觉地抠西服的一角。

“我……我可以……”

“嗯?”

“我可以……包养你吗?”

萧景琰抬起头,浓黑的两道眉下,眼睛澄澈如星光。

蔺晨先是一愣,然后笑意像水波一样在他脸上蔓延开来。他伸手搭过萧景琰的肩膀,凑到耳边,像是在说旁人的奇闻逸事。

“可以啊,不过我很贵的。你要考虑清楚哦。”蔺晨说着,拇指悄悄探进萧景琰的西服外套,隔着薄薄的衬衫,摩挲着他的锁骨。

“只要你开口,我负担得起。”忽略掉这种明目张胆的吃豆腐行为,萧景琰像战士接受任务一样郑重地点了点头。

蔺晨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点头一边伸出三根指头比了个“OK”的手势。

“我信你,小朋友。”


酒会结束后,蔺晨头昏脑胀地回到家,脱了衣服就一头扎进被窝。

等意识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蔺晨舔着干裂的的嘴唇床上爬起来找水喝。被子一掀,钱包手机钥匙跟着外套一起从床上摔了下去。

蔺晨心里“卧槽”了一声,赶紧弯下腰去捡。

手机躺在地板上,跟自己有意识似的,突然嗡嗡地震出好几条消息,全都来自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这是地址:金陵小区L院7号楼”

什么地址?

蔺晨挠了挠后脑勺。

“我今天要去东城开会,晚上开车过来接你。你自己先看需要打包什么东西,下午会有人过来帮忙搬。”

啥玩意?公司欠债不还准备跑路了?

“这是转账记录。”

一个图片链接,中国银行汇款记录,三千万人民币一次性转到了蔺晨的私人账户上。

蔺晨心里的那句“卧槽”终于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声音。

他捧着手机,又确认了一遍那确实是三千万一个三后面跟着七个零,后面也是人民币而不是日元或者韩元或者津巴布韦币。

蔺晨手一抖,手机又震了一下。

“你昨天只说了个三,我不知道具体是多少钱,也不知道要多久给你一次,就只好把手头的现钱尽量都凑起来了。如果还不够的话,容我以后慢慢补上。

“我既然答应要包养你,就会坚持到底的。”

落款:萧景琰

蔺晨瘫坐在地板上。

金灿灿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空气里的浮尘安静地游移,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抽离掉了,只剩下手机银行提醒到账的声音。


蔺晨在地板上打了个滚,然后趴着拨通了梅长苏的电话号码。

“喂?”

“喂,长苏。”

“嗯,什么事?”

“我要辞职。”

“哈?”

“我被人包养了,下半辈子应该都不需要工作了。”


TBC


建了一个视频技术交流的子博,现在是我和馒头君在管理

主要内容是一些优秀视频的学习总结和经验帖分享。有剪辑基础的可以一起交流学习,没有基础也不太想学的可以当作是优秀视频安利博(毕竟b站的主页推荐已经越来越辣鸡了……


也欢迎视频剪辑和经验帖的推荐,私信或评论皆可


地址: http://roselijing.lofter.com/



封设练习最后一个存货了

灵感来源: @特调处食堂无头鬼  的【巍澜】沈老师,可以做我的绑定奶吗?

昨天更新的内容超甜刚好今天就发!

因为是游戏设定,所以用了键盘,大概是网络一线牵的意思(X

甜文就总想用各种粉嫩的素材搞得眼睛都要瞎了看着还不太高级,怎样才能又甜又高级呢(;´༎ຶД༎ຶ`)这样感觉都对不起我看过的甜文了……


以及明人不说暗话,我每天都想开个专门吹阿彩太太的小号

还是封面练习

灵感来源: @不要吸 最近的连载【巍澜】温馨治愈三十题  

这个系列其实给我一种粉红的毛绒绒的感觉,可是因为太喜欢大海了,还是用了蓝绿色为主要颜色,冰冰凉凉的像薄荷糖。

这个系列就是甜得牙痛,快去吸!

暴躁cp粉专用手机壳/壁纸?

 


又P了几张,懒得做样机了,拿来当壁纸也行

 

图包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PPjllG0jMAsL_VfuxR03g  密码:av9x

部分样机见 :http://rosenijing.lofter.com/post/1e1c52ea_12b3995af


私人咋用都行(我也不信这能商用……

转去别的地方也行,注明来源就更棒了

暴躁系cp粉专用(并不会用)文艺手机壳

 
 
 

……就很暴躁

 


 

没有技术含量,非卖品,等我下次做个图包,可以随便拿去做😂

 
 
 


算是个封面设计的练习?

原作视频:【楼诚】长青


试图表达一些关于短暂和永恒的想法

左下角的诗是叶芝的《随时间而来的真理》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看到长青突然觉得自己同时又在搞些别的不得了的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