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小份大盘鸡拌面君

看置顶就好啦,简介塞不下我的废话

【谭陈】改个新闻稿


原帖见图二 

【招人了!】招聘后勤人员(绝望)

为了共同的事业!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楼诚影视公开招聘后勤人员


负责台词整理(2名),负责剪辑角色CUT(2名)


【基本要求】

嗑楼诚及衍生cp,非演员黑

在不影响日常工作学习的前提下能挪出空闲时间,不收高三、初三学生

工作任务按质按量完成,愿意接受大家合理意见


【能力要求】

电脑操作基础较好

针对台词整理工作:细心,有空追剧,并且有足够耐心

针对剪辑角色CUT工作:有基本的剪辑能力,知道如何制作角色CUT


【酬劳】

没有


【但是你会获得】

直接催更剪刀手的机会(不一定会成功

直接点梗的机会(不一定会实现

公司内部抽奖、红包及周边福利(不一定会中奖

全公司剪刀手无限的尊敬和爱戴(可以咨询一下小号老师日常是怎么被我们疯狂压榨哦不是疯狂赞美的


当然,如果你致力于成为剪刀手,加入之后群内所有豪华高清资源和台词本将为你的起步奠定坚实的基础,群内剪刀手们也会慷慨为你解答关于视频剪辑相关问题。

而当你成为一名成功的剪刀手之后,公司成员就会开始对你进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催更……


有兴趣的请私信告诉我们,你想报的职位和个人基本情况(工作or学生党,电脑基础如何

年底了!我们真的很缺人!


(我怎么觉得这个招聘广告写得怪怪的???







截了好多遍才把这个皱鼻子的表情截下来,那个表情非常快,一瞬间捕捉到了,就能体会到他真的全身心地在说服观众这是个十八岁的少年,而且说服得很成功


(太可爱了快把我从病床上扶起来……

小辉辉冲鸭!

沙雕脑洞。。。

程皓x宋仁宗?

相同女主梗(程皓:不知怎么就被安排了

【楼诚】【娱乐圈AU】我们没有在一起

*混更,突然想起来N久之前给苏青太太写的G文还没发过ORZ

*好像没啥谈恋爱的情节???(真的没有后续我尽力了


梁仲春的电话来得正是时候。

明楼正在健身房举铁举到濒临崩溃,汪曼春还宛如提着鞭子赶驴的剽悍老农,勒令他再加十个。稍微动弹一下,明楼就能听见浑身的肌肉在叫嚣着“不愿意”。他宁可承认自己年老体弱新陈代谢慢,也不想继续折腾了。

“艺人这一行,体脂率就是生命知道吗!稍不留神整个人就垮了,垮了!”汪曼春提着嗓子给明楼灌毒鸡汤。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汪曼春跑去接。明楼赶紧松开手,艰难地活动活动胳膊。

那头是梁仲春,不看脸都能想象得到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汪小姐,我想问问你们家明楼明天路演穿什么,我这边也好搭配。”

汪曼春扫了眼明楼,说:“准备穿西装,深蓝色的,里面配白衬衫酒红领带。一会儿我找了衣服把图拍给你。”

“得嘞,有劳您了。”

“那……明诚呢?他准备几点钟出发?我们这边带车过去接。”

“坐一辆车……到底是汪小姐细心呐。”

“为了自家艺人,应该的。”

两个人互相客套了一番,又商量了一些细节,才把电话挂上。

明楼早就歇在旁边喝水了,汪曼春没再计较他怎么不把另外十个做完,而是坐在他旁边,耐着性子哄道:“明天活动注意一点,别动不动就板着脸,感觉好像你俩关系不好似的。”

“我天生没什么表情。”

“天生没表情?对我白眼倒是翻得很好。”汪曼春说,“我们鞍前马后为的是谁,还不是为你俩。这年头要么跟异性炒绯闻,要么跟同性卖cp,二选一,后面那个算是矜持得多了。”

明楼张了张嘴,想说得话没说出来。

“现在剧还在宣传期,找咱们的本子都要堆成山了,你想想过去哪有这待遇。知足吧明大少爷!”

明楼更没话说了,只好忿忿地端起牛油果沙拉,吃得两颊都鼓鼓的。

这事情还要从明楼拍的新剧《奏鸣曲》说起。

这部戏是今年新上的电视剧,有十来个主演的大制作,参演的艺人不是戏骨就是流量。像明楼这样咖位的小明星自然是只能挂在名单末尾,只比龙套多个名字。跟他演大部分对手戏的叫明诚,也是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

谁都没想到,这部戏会是他俩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明楼和明诚在戏里的角色是一对同性情侣,老夫老妻十多年,相濡以沫,大部分的戏份都是在秀恩爱。从电视剧开播那天开始,十多集两个人戏份总共不到三十分钟。但从甫一出场,就成了话题焦点,粘在微博热搜上,拽都拽不下来。

明楼一直不喜欢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还跟经纪人汪曼春抱怨:“买热搜这种事一次就算了,连着买这么久你不嫌累啊?”

汪曼春瞪圆了杏眼:“你以为我们还有钱买热搜吗?全是广大群众硬给你们抬上去的!”

粉丝的力量远比他们想象中强大。“楼诚cp”火起来之后,广告商、制作人纷至沓来,红得有些猝不及防。两家团队审时度势,凑在一起一合计,决定开始炒cp。

也不是说各自发展不好,但毕竟大势所趋。现在市场搞男男cp比炒绯闻效率高。

全剧一共四十二集,每周三集,播十四周,加上前后的宣传,两个人绑在一起得有大半年的时间。宣传期积极营业本是职业道德的要求,况且这种营业能有一加一大于二的奇效,何乐而不为。

明楼刚开始拉不下老脸,汪曼春甚至不惜以每周可以吃一顿鸡腿饭来诱惑明楼,他意志坚定宁死不屈,直到加价为两顿鸡腿饭才成交。

梁仲春这边一头要哄着老板南田洋子,把胸脯拍得啪啪响保证明诚能给公司赚钱,一头要把明诚当祖宗似的供起来。虽然明诚是个犟骨头,但梁仲春毕竟是他入行的引路人,十多年来说不上为他出生入死,那也是兢兢业业为他着想。他的底线是不卖身不卖笑,倒没说过不卖腐。

一个少壮不努力,如今年近四十还半红不紫,眼瞅着身材和颜值管理逐年失控,经纪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另一个白长了一张漂亮脸蛋,心高气傲放不下身段求人,门路不通、资源奇差,也是距离挂在城门外演死尸只有一步之遥了。

大家有缘千里来相会,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互相打眼一看,都能在对方身上看到走投无路的影子。

跨过心里的那道坎,事情就变得容易了许多。什么成双入对去活动、微博里互相艾特唠家常、找一样的赞助商拿同款穿戴……许多事情不用明说,粉丝就能挖掘出巨大的信息量。

明楼吃完沙拉,手机里“叮”一声接到了明诚的消息。

“还派车来接我?这样会不会有点太过了?”

明楼回道:“我又有什么办法。我一个吃了仨月牛油果沙拉的人是没有发言权的。”

那边顿了顿,略带同情地说:“……可怜。我都喝了半年西洋参了,还没见胖。”

“你不招我能死?”

“我说话坦诚而已嘛。”

“你搞清楚,我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那两个人利欲熏心咱们是扛不住的,但是私底下咱们要建立起坚实的联盟。”

“行行行,为了部落,明天我找机会给你偷小面包。”

“……”

“对了,我上次送你的袖扣要不要用?我这边有同款。”

“同款袖扣会不会也有点太过了?”

“嘶……好像确实有点肉麻。”

……

都是头一次营业卖腐,明楼和明诚偷偷加了对方微信,本意是商量着把握尺度,结果在吐槽经纪人丧尽天良上达成共识,每天联系得比经纪人们还勤快。

说起来他们的关系其实也不差。

大家都是专业而尽心的演员,很清楚剧本能提供框架,但人物之间的氛围需要演员自己营造。当初为了演好情侣,两个人没事就凑在一起磕剧本,想办法培养默契。明楼比明诚年长许多,好在擅长交际,代沟几乎忽略不计。明诚又待人宽和,熟悉了之后还会偷偷给被迫节食的明楼送炸鸡,导致拍完戏明楼非但没瘦还胖了两斤。只不过营业到底是营业,双双在镜头面前表演土味情话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通常每次活动结束,他们就要一起在手机里把汪曼春和梁仲春鞭挞一百万遍。

路演和平时的活动一样无聊,明楼回到保姆车里,揉了揉笑僵的脸,西装口袋里多了一袋小面包。

“明诚呢?”汪曼春问他。

“他晚上要跟广告商吃饭,不和我们一起走了。”

“这次效果不错,看着有点意思了,晚上放你回家吃饭。”

明楼伸了个懒腰,有气无力地歪在后座上。

平时工作太忙,明楼几乎没时间回家。他单身许多年,家里只有大姐和在上电影学院的弟弟,好在足够温馨,明楼每次回到家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明镜平时不怎么上微博,晚饭桌上拿着娱乐小报问明楼:“报上说你和那个叫明诚的演员是‘好基友’。这个……‘基友’是什么意思啊?”

明台眼睛陡然发光,张嘴就要解释,明楼见势不妙,在餐桌底下猛踢他一脚。明台闷哼一声,捂着小腿乖乖闭上嘴。

“就是好朋友的意思。”明楼波澜不惊地答道。

“好朋友?”明镜微微皱眉,“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都说在你们那个行当不好交朋友,这么些年也难得有个人能称得上是你的好朋友。多好的事情,你都不告诉姐姐……”

明楼临时补救,哪里想得到这头,只能赶紧陪笑脸:“我这不是工作忙忘了吗。以后有空我肯定介绍给姐姐认识。”

明台抓住机会见缝插针:“阿诚哥我见过的,人又帅,性格又好。可惜出身清苦,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怪可怜的。”

因为自家父母早逝的缘故,明镜最听不得人无父无母,心里又多了几分酸涩,指着明楼嘱咐道:“咱们说好的啊。等你的这个什么宣传期过了,你带他来咱们家吃个便饭。你的朋友,姐姐当然不会亏待他。”说罢,端着报纸看了又看,嘴里还喃喃地念:“这孩子看着就一身正气,像个好孩子……”

这时候明楼连把明台腿打折的心都有,奈何自家弟弟总是知道怎么浑水摸鱼,赶紧往嘴里塞了个肉丸子,匆匆溜回卧室了。

报上写的是剧组开发布会的事。明楼和明诚两个三线演员坐在离C位最远的地方,镜头和互动全都给了主演们,他俩话都没说上几句就被晾在一边,只好自娱自乐去了。后来挖出来的饭拍全是两个人交头接耳说笑话的,明楼俨然老油条,说话妙语连珠,明诚侧着头听,时不时捂着嘴怕自己笑出声。

明楼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不得不承认自己那时候还挺开心的。他那些老掉牙的笑话鲜少有人捧场,只有明诚这个笑点奇低的年轻人每次都听得格外认真。

路演完没多久,一档综艺找上了门,让明楼和明诚去做一期嘉宾,在农家乐住四天三夜。时间合适,任务也轻松,两边都答应了下来。

到了拍摄地当天,刚巧遇上隔壁剧组也来宣传新剧,以心直口快著称的王天风见到他俩就乐:“哟,商量好了带同款的行李箱呢?”

明楼和明诚看了对方一眼,都愣住了。当初是汪曼春帮明楼在国外代购箱子,听说多买能打折,就找梁仲春搭伙。梁仲春图便宜也给明诚买了一个,哪知道两个人有一天会拖着行李箱见面。

“巧合、巧合。”明楼笑着打哈哈。

这种旅游类的综艺主要是吃吃喝喝,白天录点买菜煮饭日常,大家聚在别墅里一起闲扯几句,还算轻松。到了晚上,各自回到房间收拾东西,明诚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了。

——他和明楼的行李箱拿错了。

这款行李箱有密码锁,明诚用的是自己的电话号码后四位,可是根本打不开。他又找梁仲春确认了一便自己没把密码记错,再试一次,还是纹丝不动。蹲在地上思考了半天,明诚突然福至心灵地给明楼发微信。

“你箱子能打开吗?”

没过两秒,明楼的消息就发过来:“打不开。”

紧接着又来了一句:“我俩是不是拿错了?”

“废话。”明诚回道,“赶紧换回来。”

“你把箱子拎到我屋里来吧。”

“为什么是我去找你不是你来找我?”

“因为你住二楼我住一楼。往下搬比往上抬省力。”

“……行吧,我一会儿过来。”

“你快点。”

“别催!”

明诚长长叹了口气,自认倒霉,提着箱子往外走。可没出房门他就犹豫了,大晚上的跑去找明楼实在很奇怪,更何况还是提着行李箱,万一被人瞧见,还以为他俩要住一个屋呢。想到王天风那一脸的意味深长,明诚就觉得头皮发麻。

“不行,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明诚继续给明楼发消息,“行李箱目标太大,看着很怪异。”

“怪异什么啊……我换洗衣服全都在行李箱里面,着急用。”

“敢情不是你动手!”明诚想发飙,但打完一行字又只能咬牙删掉。

“你行李箱密码多少?需要什么东西我给你送过来,箱子明天找机会再换,现在不太合适。”

明楼不笨,当然能明白他的意思,就顺着台阶下:“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四位,帮我拿一套能出门穿的衣服。谢谢。”

明诚看到最后两个字,心里好受一点了。从里面翻出来一套换洗衣服,偷偷摸摸地下楼去找明楼。

他们两个都忘了一件事。节目组事先告知过,在客厅、厨房之类的公共空间都是有摄像头的,晚上只要亮着灯,就能拍到画面。明诚大半夜出入明楼的房间,当然被抓了个正着。

这边节目还在录,“睡衣早餐阿诚嫂”就上了热搜,所有人都以为明诚半夜拿着衣服是去照顾明楼的,两个人私交到这种程度实在甜度惊人。

按照节目需要,第二天一早私人手机就一律上交了。小视频在微博炸了锅,当事人还被蒙在鼓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明楼和明诚组的小队几乎在所有任务中都战无不胜,脱离了经纪人的管束,他们也顾不上要不要给同行留面子了。王天风和明楼有宿怨,明楼什么事都要想办法压他一头,偏偏这时候还有个得力的搭档。不管是做游戏还是打嘴炮,明楼和明诚一唱一和,怼得王天风没机会还手。

节目组没见过这么会玩的嘉宾,特别乐意给他俩发挥的空间,结果,这头一边录一边传花絮上网,那头俩人的cp又火了起来。

汪曼春乐得在家拍大腿,特地给明楼打电话:“了不起啊明先生,不用督促营业也这么勤快。”

明楼满头雾水:“营业什么?我没有啊。”

“你俩不营业那节目算什么?是真的在一起了吗?”

“废话,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

直到节目播出之后,明楼才恍然大悟。

屏幕里,他和明诚在厨房里做饭,他掌勺明诚打下手。几乎不需要什么语言交流,他只需要递个眼神,明诚就知道他要的是盐还是糖。

接过调料罐,电视机里的明楼微微笑了一下。

电视机外的明楼也笑了一下。

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中秋节那天,刚好是电视剧播完满三个月,明诚接了新戏,明楼手头上也拿着几个待看的剧本。他们的互惠互利成效颇丰,就此正式解绑分道扬镳。

晚上,明镜在厨房里张罗得热火朝天,明楼接了个电话,回卧室拿了套装备就准备出门了。

“人来了?”

“来了来了。在对街的公园那边等着呢,我马上出去接。”

“哎,路上小心点。”

“没事。”

节日里城市郊区反倒显得冷清了,大街上车辆稀少,行人三三两两。明楼戴着墨镜、鸭舌帽、大口罩,鬼鬼祟祟地找上了同样戴着墨镜、鸭舌帽、大口罩的明诚。两个人像是搞不法交易一样,约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公园后门见面。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借着月光,明楼才看清楚明诚的样子。

“你小子……宣传期都过了,还想着法儿地跟我戴同款帽子。”

“谁跟你学了?烂大街的款好不好。”

“还有这个墨镜。”

“你怎么不说你是在学我?”

远处居民区高楼耸立,家家灯火通明,看上去灿若繁星,屋里都是欢腾喜乐。

明楼和明诚一左一右,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END


封面设计练习

(我好像对于色块叠加有种执着的喜爱orz

封底文字:

our knowledge such as it is
and our hopes such as they are
invisible before us
untouched and still possible


温柔人间本来是想走日系的感觉,可是实际效果出来却很像港剧??

喜欢海洋和城市,在某种程度上说二者都是热闹到极致也孤独到极致的环境吧

封底是去年在某个公众号里看到的一首诗叫《致新年》,因为很喜欢最后一句话就记下来了。

大家之所以热爱新年,大概就是因为未来“untouched and still possible”吧……


友情赠 @法式小笼包 2019年的dk年历封面


*从未命名太太最新的漫画想到的


庄恕刚认识季白的时候总叫他“三哥”。其实按照一般的称呼习惯应该叫“季警官”或者“季队长”,但是庄恕觉得太生疏了,偷偷学他那些朋友同事的叫法,好显得两个人比较亲近。而且季白那一脸的冷峻霸气,叫声“哥”也是毫不违和。

庄恕年纪又是比季白大的,季白一开始叫他“庄医生”,熟悉了之后叫“老庄”。两个人一个“三哥”,一个“老庄”,分不清谁比谁大……


然后就谈恋爱了。

“三哥”变成了一个很微妙的叫法。

庄恕会在季白连续工作四十八小时接他回家的时候一边给他披外套一边说“三哥辛苦了”;不小心惹季白生气的时候笑眯眯地抠他手心说“三哥我错了”;在季白领到嘉奖故作淡定又忍不住得意洋洋的时候摸摸他骄傲昂起的脑袋,说“三哥了不起”;在俩人不可描述的时候,庄恕会恶意地在满脸潮红的季白的耳边低声说“三哥别忍了,叫一声听听……”

再然后“三儿”变成了更常用的简称,“三哥”则成了一个限量版的称呼,总是在特定的场合包含着特殊的含义。


庄恕数次被撞见在医院楼下一路小跑跟着季白回家,“老婆奴”的称号传遍了整个仁和医院。

面对同事的戏谑,庄医生满不在乎地说:“那可是我们家三哥~”

近期忙,二月份更文

最近在看声入人心,这个综艺太好看了,不管是听歌还是追小哥哥还是搞cp都特别棒,请大家去看呜呜呜呜呜(哎不是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