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立志当一个没有感情的产粮机器
混乱邪恶。慎重关注

我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说了肯定有人质疑、有人反驳,不过还是想说一说。

楼诚101策划之初,目的很简单,想趁暑假热闹热闹。当时最红的话题就是创造101,我刚开始的想法是公司内部剪视频,做个类似于综艺PK的专题,但因为八月底还有个三周年庆,剪刀手忙不过来。后来一想,不如找文手和画手联动产粮,玩波大的。
大概这波真的有点太大,hold不住。

要有活动真实感,就得装模作样,真搞出个ABCD班来PK,文、图、视频,各多少票,都得有数。商量着把标准定好了,转念一想甚至觉得有些可笑。因为觉得第一大家未必会搭理这个活动,第二这些乱七八糟的规则未必有人会细看,友情参与的,打个活动tag,计票的事情都是我们自己来。估计谁也不会在乎结果。
没想到公告一出,真有朋友愿意为这个活动摇旗呐喊,各自cos敌对阵营互相叫嚣,还写打油诗,看上去真挺像那么回事。我呢,摸着公司内部“谭赵太难了不想剪”的势头,跑去站队另一个热门凌李,作势要把谭赵压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也不想剪凌李……)
其实这个时候,活动已经快失控了,只是我没发现。

有计票则有功利,有功利就会使这个活动无限地接近于比赛,有输赢胜负。一旦成为比赛,就会有人开始要求制定规则,要求公平。
第一轮投票时几乎没有质量要求。因为爱这种东西很难衡量,这个视频新手剪的那个视频老手剪的,谁能说谁的爱更多一点呢?
但是不行啊,因为很快就有人拿着作品来问:这个一看就是滥竽充数刷票的,凭什么我辛辛苦苦得三十票,他随手涂一涂也三十票?
总得给人家一个处理结果。
我先是自己跟人掰扯,来不及掰扯了就只好想对策。于是,第二轮有了个装模作样的规则。哪知道质疑的人更多了。
首先,这个规则有没有主观性,严不严瑾,到底是谁在操作?
这要追究起来,真的经不起质疑。因为质量的问题操作起来太难了。谁都期待民主,可是谁能给个合适的制度设计?
组评委会——谁来担任?谁愿意得罪人?是不是每个作品都要投票表决?表决环节是否公开透明?
做公示——人家确实不合规则,但也不是犯了错事,何必拎出来说?
到最后其实没人反映就都算票了。有人反映,我再去审一下,再看看公司里的说法,给个处理结果罢了。
我知道这么做有和稀泥的意思,可是到这个份上,已经是疲于安抚人了。
其次,涉嫌抄袭的事情和计票有关,到底管不管?
抄袭这个事是个大事,几乎每挂必撕,必有争议,这个道理都懂。可是既然是涉及计票,那主办方哪有不管的道理。
于是但凡打了tag的作品,主办方都要代为接受一切质疑。研究调色盘,做红蓝描线……什么事都是第一次做,也都不想做,但要想活动办下去,就不得不去做。
有人反驳怎么办?闷着头不说话当然会有人上门来骂,开了口又必然显得仗势欺人。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要说一堆,不然问题没法解决。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有人问,凭什么要制定这个规则,你们有权限去界定别人的爱,有权限去决定哪个cp更好吗?
我想这大概就是症结所在。
真的,没有这个权限。
这其实就是一群又佛又懒的剪刀手瞎组织起来的一个随时准备倒闭的“公司”,里面一半的人在爬墙,另一半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因为一个脑洞,一个拍脑袋就蹦出来的策划,就准备像以前做活动一样热闹热闹。
谁都不想当质量委员会委员长、反抄袭联盟盟主、tag监督委员会会长和义务计票员。
谁都希望安宁、和谐、温柔、与世无争。
可是有了问题总得有人解决。要解决问题,就要有处理结果,有处理结果就必然有人反对、有人质疑、有人骂。
就算强调一万次不要把这个活动当真,也还是会有人说凭什么拉榜,凭什么分主次,凭什么要用票来衡量爱。
“衡量爱”这个帽子太重了,背不动。

老实说,我在这儿解释这么多已经是近乎于卖惨了。我要是真汉子,认错销号退圈也算是能给自己挽回最后一点面子,回b站还是写文剪视频,别人再说什么我都听不到,无所谓了。
可是弯弯绕绕这么多,还是那句话。
要解决问题啊。
活动到一半不能就突然撂挑子不干了,公司天天嚷嚷倒闭,也不能真就立马倒闭。我自己没考量好闯下来的祸,我不能拉着别人下水,落得难以收场。
现在我每次剪楼诚,都能看到有人在弹幕里说长情。其实长情很简单,少说废话、少参与杂事、少跟人打交道。拉帮结派必然要站队、有偏颇,就是拉个群也不能保证就没人把聊天记录截了往外挂。
现在赶鸭子上架,我这种一开口就破绽百出的人也被逼着写小作文,开我以前最瞧不上的个人发布会了。

我算是最后大权独揽一次。
我宣布楼诚101活动自下一轮投票开始,停止产粮投票环节。出于对创作者的尊重,第一轮、第二轮的投票仍然算数。其他规则和奖励结果依然不变。
此外,主办方所有关于质量的评判,皆视为我个人观点,对所谓违规作品的处理意见也都是我自己的看法。我个人对这些言论负责。
公司既然已经不参与产粮计票,也就无权评判任何人的产粮质量,不应该在任何场合成为所谓的“权威”。
基于此次教训,公司今后的活动仅限于内部,专注产粮,不再干涉其他任何比赛性质的活动。
对于所有熬夜赶稿、拼命产粮的朋友,我致以敬意和歉意。

但凡做事,都有本心。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做的一切已经和本心相违背了。这不是个圆满的结果,但我只能及时止损,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行文至此,感谢耐心阅读。

【面面视角|巍澜】浮生一日

*同一屋檐下设定,假设沈巍有个住在一起的弟弟,这个面面是个好面面

*私设面面叫沈夜,沈面这个名字实在太可爱了我有点把持不住


窗帘呲啦一声被拉开,明媚到足称为热烈的阳光顿时照了进来,沈夜睡眼惺忪,花了好大劲才把眼皮抬起来,费力地看着床边的人。

“……嗯?”醒来了先懵一阵子。

沈巍早上六点钟就起床了,这时候已经把自己拾掇得整整齐齐。他手里拿着公文包,匆匆忙忙地对沈夜叮嘱道:“我今天不在家,晚上回来。早饭放桌上了,午饭晚饭都在冰箱里,菜在第一格,饭在第二格。吃之前微波炉先热三分钟,火我帮你拧好了。”

沈夜坐起身,打了个呵欠:“……啊?”仍旧一脸茫然。

“我一会儿去学校,你把早饭吃了。吃完再睡也行,不准不吃饭。”

“你……不是暑假吗?”

“学校有小学期,我早上有个讲座。”

“那下午呢?”

“下午云……赵云澜找我有事。”

沈夜盘腿坐在床上,用力翻了个白眼。

“注意煤气,注意电,不准不吃饭。”沈巍指着自己弟弟的脑门认真强调。

“那也要看你做的好不好吃。”沈夜嘀咕。

“你说什么?”

“吃!吃!!肯定吃!”

沈教授拎着公文包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

沈夜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刷牙。

他这个双胞胎哥哥长了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如今穿西装三件套,衬衫褶子都跟尺子画过一样笔直,浑身的扣子扣得服服帖帖严丝合缝,怎么看怎么别扭。

沈夜一边哇哇啦啦地漱口,一边纳闷,明明当年还是下河搓泥的狂野男孩,现在怎么吃个苹果也要削皮切块拿小叉子慢慢戳。

洗脸的时候,沈夜决定把这个锅扣到赵云澜的脑袋。都怪那个那人天天追着他哥叫“媳妇”,害他哥真就朝着贤妻良母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那个胡子三百年没剃、头发八百年没洗的特调处处长,也不知怎么就跟老妖精修炼成人似的,瞅他哥一眼,他哥就能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晕厥。

什么人呐都是。

沈夜的头发比沈巍长点,他一直不乐意别人在自己脑袋上动刀子。夏天嫌热在后头扎个小揪揪,前面刘海戳眼睛,沈巍就给了他一个夹子给捞起来。

那夹子本来是两个,一左一右凑一对小犄角,晚上摁了开关还会发红光。沈夜拿小揪揪也能猜出来他哥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买这种东西的,肯定是赵云澜拉他出去玩的时候撺掇他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谈恋爱的时候智商都要打折。沈夜顶着那一个小犄角站在镜子面前,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质问道:

“沈巍啊沈巍,你是不是傻。”

镜子里的人点点头,对此表示认同。


在家待一天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沈夜准备出门,他在他哥卧室里翻衣柜,翻出来一套看上去没有那么正经的西服。西服下面压着一件皮夹克,乍一看还挺眼熟。

沈巍的衣柜里百分之九十都是衬衫西服,他是从来不穿皮夹克的。

沈夜嫌弃地把皮夹克扔在床底下。

真是够了,够够的……

龙城大学离公寓不算太远,沈夜到学校的时候讲座还没结束。沈巍开讲座通常是座无虚席,前五排都是瞪大了眼睛的青年男女,一脸崇拜地边听边记。

沈夜没法进教室,只能从窗户旁边往里看。看了一会儿也觉得看不懂,索性坐在走廊上吹风。

走廊旁边靠着花坛,沈夜盯着花丛发呆,一群蚂蚁正来来往往地运一撮饼干渣,忙忙碌碌,热闹得像在过节。

有路过的学生把沈夜当作沈巍,冲他喊”沈教授好“。沈夜也不急于说明,抬起头笑眯眯地回答:“你好啊。”

学生被这笑暖得心里一荡,开开心心地走了。

沈夜低头继续看蚂蚁,突然听见教室里有动静,赶忙跳起身,钻到花坛后面躲了起来。沈巍和几个教授一起出来,经过花坛的时候他稍微抬了抬眉,接着又不动声色地走开了。


送走了同事,沈巍连午饭都没吃就赶去了特调处。

现在七月半将至,不管市区郊区都有些乱糟糟的,特调处平时不加班,加起班来全员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沈巍名义上是来搭把手,实际上干的活不比谁少。早出晚归不说,回来以后还要在对面跟赵云澜待好一阵子。

通常,沈夜倚着门框看手表过了十点,立马就去敲门。

“叩叩。”“哥!”“叩叩。”“哥!”“叩叩。”“哥!”

一直到赵云澜把门打开,露出眉头拧成麻绳的脸。

“我哥呢?”

“屋里。”

“叫他回来,我要锁门了。”

“锁门他刚好住我屋。”

“不行,”沈夜微微蹙起眉,“我看不见我哥睡不着觉。我有童年阴影。”

“去你大爷的童年阴影……”赵云澜要发作了。

这时,沈巍拿着外套从屋里出来,头发也乱了,衬衫扣子也歪了。低着头跟新媳妇回娘家似的:“我、我、我们回去吧。”

沈夜眼疾手快拦住了他:

“哥,你马甲呢。”

赵云澜从门里把马甲递了出来。

沈巍的耳朵顿时红得能滴出血来。

关门前,沈夜趁沈巍不注意,对着赵云澜无声地比了个口型:“禽兽!”

“你个小混蛋!”要不是看在那张俊脸的面子上,赵云澜分分钟想抡拳头上去。

沈夜瘪嘴,作出你奈我何德样子,砰地关上了门。

赵云澜靠着鞋柜,摸到自己脖子上隐隐作痛的牙印,哭笑不得:“我禽兽?我禽兽?!“

回到家里,沈夜这边还满肚子怨气,趿拉着拖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你这样……干脆搬过去好了!”

“别说气话。我搬过去谁照顾你?”沈巍已经平复了心情,站在厨房里切水果。

“你去跟那个赵云澜双宿双飞!留我一个人在家吃外卖吃到死吧!!!”沈夜忿忿地说。

“你别这样……”

“赶明儿我就出去毁灭世界去!”

沈巍突然不说话了,手里的刀寒光一闪,橙子被利落地剖成八瓣。

空气突然安静。

沈夜浑身一抖:“哥,我错了。”

说完,捻起一块橙子塞进嘴里,逃似的回卧室了。

“睡前记得刷牙!”

沈巍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这次的案件发生在城南的火车站。

死者一人,男性,四十六岁,商人,外地户籍,但长期在本地居住。被发现的时候一个人躺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里,尸体肿胀,浑身湿透。看上去那人好像就那么躺在床上,活生生地被淹死了。

旅馆报案很及时,再加上环境相对封闭,现场痕迹保留完整。赵云澜去做案件交接的时候,尸体已经送走解剖了。

赵云澜翻着照片资料自言自语:“在尸体身上发现了水草和泥土,但是没有被挪动过的痕迹,离火车站最近的河开车也要半个小时……那人是怎么淹死的呢?”

在现场的指挥的胖警官吓得脑门全是汗,结结巴巴地问赵云澜:“有有有有妖怪是吗……”

赵云澜勾起嘴角,像开玩笑又不像开玩笑:“悬。”

沈夜一路跟在后面。趁沈巍和赵云澜走之后,他假装自己是沈巍回来拿东西,趁机翻了一遍案件资料。

尸体的照片面容安详,甚至有些过于安详了,根本不像是在水里挣扎过。他在旅馆里溜达了一圈,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阴气。火车站是人群聚集的地方,虽说鱼龙混杂,但阳气也盛,普通小鬼轻易不敢来造次。

“那是怎么死的呢?”沈夜对于维护城市安宁没有任何兴趣,但确实很好奇这人的死因。

有意思的是,死者身口袋里被发现有两张车票,但发车时间距离现在刚好过去了二十年,也就是说,他想坐的那趟车二十年前就已经开走了。现在他特地带着两张作废的车票来到火车站附近住下,自己又没携带用以外出的行李,不像是出远门,倒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沈夜心里一动,追着沈巍和赵云澜去了公安局。


那一边,案件已经出现了新的进展。

依据尸检报告,死者的胃里发现了大剂量的安眠药。法医认为,他就算不死于“溺水”,按照那个计量也会死于药物作用。安眠药经过核实,是死者自己买的,吞服使用的水也是他自己在旅馆里接的。

“那两张车票呢?”赵云澜打电话给林静,“你有没有查到当时车票是谁和他一起买的?”

“二十年前还没实名制呢。我这边确定不了。”

“你傻啊?查社会关系啊!二十年前他在哪儿,都跟什么人打交道!”

“二十年前……我尽量……”

祝红的声音幽幽地从那头响起来:“四十多岁事业有成的男人,远离家乡超过十五年,无婚史,无恋爱关系……”

两边都愣了一阵子。

赵云澜大声说道:“从感情入手!”

在太阳落山之前,最新的资料发了过来。

那两张二十年前的车票,是死者当年准备和恋人私奔用的。

在那个年代,他和恋人的爱情受到家人的坚决反对,两个人年轻气盛就决定一起离开。当晚,他从家里逃了出来,恋人却反悔了。他独自在火车站待了一夜,第二天便收拾了行李踏上去异乡的路。

此后,一别二十年,两个人像赌气似的互不联系,再也没有见过面。

“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沈巍问。

“上周,”林静咽了口唾沫“因为心脏病突发死了。”

大概爱和怨本来就是纠缠不清的东西。这二十年里,他对于失约的人抱着怨恨,但得知恋人去世的消息,还是不可遏制地感到悲伤。这种怨恨早就成为他等待的一种方式。到无人可等的时候,怨恨也烟消云散,露出来噬心剜骨的爱。

“死者接到消息之后,就有开始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生意、处理各种关系,应该是准备自杀的。他特地挑了当年约定的日期,还带上了车票,大概……大概就是在等自己的恋人来接自己吧。”

站在一旁的法医听得又害怕又莫名有些想哭:“那溺水怎么解释呢……“

沈巍轻声背诵道:“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大约是因为七月半导致阴阳两界又交叉,类似的情形触动了前世的记忆。

生生世世,因果轮回。等的人还是会一直等下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刑警队的办公室。

昏暗空寂的走廊里,沈巍突然觉得身后一暖,接着整个人都被环进了温柔的怀抱里。赵云澜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埋在他的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沈巍问。

“幸好。”赵云澜蹭了蹭沈巍的耳根,“幸好。”

沈巍揉揉赵云澜毛绒绒的脑袋,脸上浮起淡淡的笑:“什么幸好啊……”

两个人的影子逆光靠在一起,慢慢融为一体。


沈巍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

沈夜难得地已经睡下了。碗筷都洗好了搁在水池边上,碎了一个碟子,被藏在柜子里,还是被沈巍发现了。

沈巍帮他盖好被子,在门边轻声说了句“晚安”,然后关上了房门。

沈夜扯掉被子,在黑暗里慢慢睁开眼。

“晚安,”他翻了个身,“笨蛋哥哥。”


END



B站影视剪辑up主推荐

昨天在群里跟小伙伴聊到剪辑审美的事,索性又把自己的收藏夹整理了一遍,列了一溜我很喜欢的up。大部分可能有些冷门(粉丝数量超五万其实也不太有说的必要了),不过都是非常优秀甚至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up。我觉得不管是用作欣赏,还是学习,都是非常好的作品吧。

鉴于我本身什么都吃,可能在内容上有点混乱,对cp特别敏感的看简介可以选择性跳过


三寸定春 老九门一八,只有两个作品但都在我心里封神了(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Д༎ຶ`)

无良仔 欧美圈,蔺苏,著名的满腹经纶吹替就是这位剪的

菲歌依旧 歌菲老前辈,学习的榜样

oojinxoo 混剪为主,非常大气

肛蛋吊氮蕩 节奏向,油管风,电影素材为主,剪出来的小姐姐们都特别好看

风墨逐辰 国剧圈为主,古风多

狸言 国剧圈,剧情向,拉郎AU各种合适

敷儿 国剧圈,产量不多但剪的很好,节奏很稳,娓娓道来

松塔同学 欧美和国剧都有,节奏好,也不太常产

漌渊 只有三个蔺苏视频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Д༎ຶ`),古风空镜使用专家

乔乔蕉 国剧圈,拉郎巨好吃,最近镇魂剪得也很好

Daniel_Arno 欧美圈,节奏向,拥有这辈子我都学不会的节奏感ORZ

淡墨清酒 大明王朝1566为主,作品里有风骨

泓泓轰 欧美圈,节奏向

茗天晴 刘亦菲中心向

蕙青大师 国剧圈,有的冷拉郎特别神

AHO___ 电影素材为主,审美无比高级

sunfay 年更选手,日影混剪

落落落落老板 国剧圈,拉郎特别好次

还赫旧约 国剧圈

唐达可 国剧圈,楼诚,脑洞巨大

清风-安然 港剧古风为主

红尘莲生 漫威为主,有个叫《殊途同归》的盾冬剪得无比扎心

jocelyn_小苏 靳东、金烔完个人向,去年东哥的生贺《what makes you beautiful》可爱炸了

就是那个阿蟹 张震中心向,高级,《贤者之爱》AU超神

cavilee 易烊千玺中心向,杂志混剪特好看

黄学研究协会首席顾问 黄轩中心向,高级



以及最后请大家帮忙投个票……微博上有个资源博主说可以提供1080P的无字幕资源,但是只会发投票前五名的,在所有选项中有琅琊榜两部,第一部肯定是没问题了,但第二部的票数还是令人揪心。

http://t.cn/Rgiw2fI

这个1080P无字幕对剪刀手来说就相当于豪华白金珍藏版资源,榜2虽然没有第一部的人马,但还有第一部的故事和美到心碎的空镜…如果有可能的话,也请发动一下认识的主演的粉丝转发投票

最后还请大家救救老年蔺沉沉、我们小方的亲爹、庄恕的养父以及大家的公公

感谢!

【杜方】头号粉丝(中)

复习一下前文

一个短篇写了zei么久我也是服气了

2k,快来pick一下我们杜方!!!



方孟韦结束休假去上班的第一天,同事孙朝忠盯着他的脸看了老半天。

“嘿,一大早来画了烟熏妆啊?”孙朝忠两片嘴皮子从来不饶人,“怎么,熬夜抓贼了?黑眼圈重成这样……”

方孟韦没理他,自己去茶水间泡了杯特浓咖啡。

他确实熬夜了。

熬夜刷电视剧。


那天颁奖典礼回到家,方孟韦一反常态地和谢木兰探讨了方孟敖在演艺圈的人际关系和中国电视剧事业的发展走向。

聊了两个多小时,方孟韦貌似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哥是不是认识一个姓杜的男演员,和他差不多大的。”

谢木兰想都不用想:“哦,你说杜见锋啊。”

原来他叫杜见锋。

方孟韦心脏一阵紧急加速,脸上还是波澜不惊。

“怎么?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

“不认识也没事,大爸那儿好像有他演的电视剧的碟,你拿去看一下就认识了。”

“呵呵,我都不看国产剧的……”

方孟韦假装镇定地离开了谢木兰的房间。

刚关上门,谢木兰从椅子上弹起来,扒着门缝就看见方孟韦往方步亭的屋里去借碟了。

“想瞒得住我,小哥你还是多修炼几年吧。”追星少女谢木兰得意挑眉。


那天晚上,方步亭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小儿子居然主动提出来要陪自己看一集电视剧,要知道全家现在还在看八点档家庭电视剧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于是,他热情地邀请了方孟韦来客厅沙发上坐着,并且和他分享了同一打抽纸。

“要抽纸干什么?”方孟韦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父子俩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从茶几上拽抽纸,眼泪鼻涕擤得稀里哗啦。电视机屏幕里正演到杜见锋为自己的亲弟弟哭坟的画面,他跪在黄土里,手都快刨烂了,眼里的泪珠成串地往下落,何止情真意切,简直肝肠寸断。

“这孩子,真的太惨了……演得太惨了……”方步亭哭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方孟韦用力抹了一把红肿的眼圈,又抽出一张纸巾来。

结果,休假那短短几天里,方孟韦熬夜把杜见锋出道以来所有的电视剧都看了一遍,每部都是四十集朝上的长度,自然也就没空睡觉了。

假期回来,方孟韦拖着疲倦的的身躯继续工作,简直比没休假还累。

中午,坐在食堂里,方孟韦捧着手机看着微信里杜见锋四四方方的头像,特别想给他发个信息,可是思来想去,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最近看了好多你演的电视剧,你演技真好。”

——太花痴了,而且跟普通粉丝没差别。

“你最近忙吗?还参加什么活动了?”

——一上来就打听行程太突兀了,他们演员好像很避讳这个。

“对了,上次士力架的钱你还没给我呢。”

——又不是去要债。

方孟韦咬着嘴唇纠结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怎么引起那个小方框的注意又不至于招他心烦。最后,他打开朋友圈,转发了一篇文章——“震惊!饮食不规律居然有这么多危害!”

偷偷提醒一下他要按时吃饭总可以吧。

那一下午,方孟韦隔三差五地就要在手机上看看,想知道杜见锋到底什么反应。直到傍晚文章底下的点赞名单里才懒洋洋地蹦出来一个“老杜”。

方孟韦兴奋地捶了一下桌子。他没有屏蔽自己的朋友圈!而且他看到了这篇!四舍五入就是微信聊过天的交情了!

方孟韦再接再厉,动动手指又转发了一篇《实用搭配指南:论头大的人怎么穿衣服》。



杜见锋捧着手机发呆。

从颁奖典礼回来以后,“方美”就再也没主动联系过他了,连要债的信息都懒得发。杜见锋很想给他发个红包过去,但对方极有可能拆完了事,今后跟他就没瓜葛了。

杜见锋想,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钱一直欠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大概有半个世纪那么久,杜见峰终于在朋友圈里刷到了方美的动态。那是一篇转发的文章,题目叫做“震惊!饮食不规律居然有这么多危害!”

几乎第一时间,杜见峰就想起了在红毯结束后偷吃小蛋糕的方孟敖。

这么年轻就开始注重养生,这是多么贴心的粉丝啊!不仅关心爱豆的外貌,还关心爱豆的身体状况。方孟敖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有这么个善良温柔的粉丝!

杜见锋嫉妒,但是为了面子他不能说。

想想他自己的粉丝,每天都在网上干些什么玩意。

别人家的粉丝都是“哥哥好帅!”“哥哥眼里有星星!”“他怎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麻麻我要嫁给他!”他粉丝都是“卧槽老杜最近是不是胖了,赶紧喂沙拉吧@饲养员马秀芹同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叔叔尴尬采访合集笑死劳资了”“郑重申明:偶像行为,粉丝不买单。黑杜见锋可以,不能骂我本人”……

现在有了这么个白月光一样的粉丝,还他妈是方孟敖家的。

晚上,杜见锋躺在床上睡不着,瞪着眼翻朋友圈。“方美”又分享了一篇文章《实用搭配指南:论头大的人怎么穿衣服》。

方孟敖还说自己头不大,你看粉丝都发现了不是。

杜见锋又点了个赞。


所谓心诚则灵,在杜见锋心心念念想再见一次方孟韦的时候,命运女神居然慷慨地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这回是电影节活动,刚好方孟敖有新电影要上,他们团队一起去。

方孟敖要去,小粉丝方美就有可能去。杜见锋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积极向马秀芹申请去电影节走红毯。

“哟,转性了?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种活动吗?”

“现在不一样了。我最近突然意识到自我宣传的重要性,决定今后朝着流量巨星的方向发展,争取明年粉丝翻三番,为公司创收益……”

马秀芹去探杜见锋的额头:“你脑子烧坏啦?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头联系上了电影节,杜见锋这才想起来忘了跟方美确认他去不去。万一他临时有事,自己白白跑一趟不说,还得被迫再跟方孟敖那个大头打照面。

杜见锋捧着手机,战战兢兢地给方美转了条电影节的报道,半天才酝酿出一句话:“这个电影节挺有意思的,你去吗?”

完了还特别违心地补充了一句:“方孟敖也在哎。”


方孟韦咻地一下就从家里沙发上跳起来了。

“你干啥呢,这么吓人!”也在旁边玩手机的方孟敖被唬得一惊。

“哥!大哥!”方孟韦扒着方孟敖的肩膀,眼睛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恳切,“你是不是要参加电影节?给我一张票吧!”


TBC



求求大家去看红烧白月光太太的《失恋33天》吧

实名表白 @红烧白月光 太太的文!!!

并不擅长写长评,但是擅长表白(x


《失恋33天》是红烧太太白月光太太(?)连载的凌赵文,日更5k,尚未完结。作为一个杂食党,我过去一直很困惑为什么自己站凌李站得辣么坚定,结果遇到《两个医生的同居史》我才发现,去特喵的坚定吧!!!我就是没见到这么好的文!!!

同样是太太的作品,正在连载中的《失恋33天》也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艺高人胆大,拆啥都不怕”。且听我细细道来。

这篇文概括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讲述了凌远和赵启平在分别与李熏然、谭宗明分手之后,如何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乍一听好像很简单,但稍微琢磨一下就很可怕了。像谭赵凌李这样的热门衍生,读者几乎已经形成了思维惯性,他们只要共同出现,就会被当成一对。如果要拆,比较明智的做法是全文中不要和“原配”有过多交集,否则很容易造成情感混乱。但这篇文开头就是情侣关系,不但有交集,还是做前任。也就意味着,作者要做的不仅是建立新的情感纽带,而且还要打破之前无数篇文所形成的固定印象,使读者心服口服。

这些!这篇文!全都!做!到!了!!!!!!

我想夸的有好多,尤其想夸的是太太对于人物的理解和塑造。因为原作的篇幅永远有限,所以没有同人不是OOC,不是夹带私货的,关键是夹带的私货能否进一步完善这个角色,树立起令读者信服的形象。

太太对人物的理解之深刻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来,凌远的温柔、懦弱、克制、疯狂,赵启平的清高、通透、狡黠、天真,这些原剧所创设的特质都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此基础上,太太还适当加入了带有独创性的理解,像是赵启平作为知识分子偶尔透露出的呆萌,凌远压抑过后带有一丝丝变态意味的宣泄,在《两个医生的同居史》里,谭宗明还多了一个怕老丈人的设定。这些“私货”非但没有使人觉得违和,反倒增添了人物魅力,使人物更加立体。

把人立住了的好处就在于,之后无论加诸以怎样的情节,发展都是在情理之中。《失恋33天》的情节跌宕狗血但不庸俗,从来不为悲情而悲情,为搞笑而搞笑,肉都来得水到渠成恰到好处。虽然总是cue前任,让人心里莫名一紧,但整个逻辑畅通,分手的原因娓娓道来合情合理,马上就能说服我,谭赵凌李是真的不合适。(好我先去自行枪毙十分钟)

这篇文更能触动我的还在于其描写的真实性。有时候文写得让人觉得幼稚,是因为忽视了现实中人思想和情感的复杂,急于挑明关系、划清爱憎。

像是简单粗暴地写分手,要么老死不相往来,要么头顶圣母光环祝对方鸳鸯双栖蝶双飞。而这篇文里的小赵,看见前任的现男友比自己优秀,会气得踹翻走廊上的盆栽。这就像很多人分了手还会去偷翻前男友的朋友圈一样,真实而且可爱。他们都有纠结,都有踟蹰,都有不可明说的歪心思,这不太符合理想中凌远和赵启平的样子,但理想的未必就是可爱的。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太太笔下的凌赵都是世界领先级别的可爱。


我很喜欢的一个太太曾经说过,楼诚的发展得益于初期那些优秀的写手搭建的基石,他们奠定了这个cp的基调,成为此后生生不息的源泉。而对我来说,这个堪称宏伟的同人世界,还仰仗着此后不断投入精力,创造新作品的作者们。

追溯到楼诚衍生的发展初阶,其实大家都是冷cp,是创作者用每一帧画面、每一道线条、每一个文字,使大家相信自己喜欢的cp是铜墙铁壁。所以所谓邪冷cp作者,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在努力拓宽这个世界的疆域,不断丰富那两个人相遇的可能性。

这是件多么奇妙而有趣的事情。


欢迎大家光临《失恋33天》wuli凌赵的疆域!




【巍澜|沈巍视角】生有可恋

BGM:你前来我过去

感觉这就是沈巍的角色歌吧,所以拿来剪了一个,没什么剧情

看完原著觉得沈巍这个角色实在太迷人了以至于我对居老师的迷恋又上升了一个档次orz


赠:

 @我就是个仆人嘛  赞美一下这位日天组合成员最近的产出!我也来交一份镇魂粮😂

 @拙中  感谢墨宝支持!

【蔺靖】段子

梗源最近网上流行的康熙雍正废话奏折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一切安好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一切安好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一切安好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胖了一些
蔺晨:陛下胖些好看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一切安好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朕一切安好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你今早刚问过了
蔺晨:下午再问也无妨嘛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不要藏在房梁上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书柜也不行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你在哪儿偷的太监服?
蔺晨:陛下近来可好?
萧景琰:你先从我身上滚下来再说……


蔺晨:陛下您看,这是后宫特制情丝绕
萧景琰:朕知道了
蔺晨:陛下您看,这是后宫特制情丝绕
萧景琰:朕知道了
蔺晨:陛下您看,这是后宫特制情丝绕
萧景琰:朕知道了,朕认识这个,你不用再给我看了
蔺晨:陛下您看,这是后宫特制情丝绕
萧景琰:……
蔺晨:陛下您看,这是后宫特制情丝绕
萧景琰:……你在疯狂暗示什么吗
蔺晨:…………(点头)


蔺晨:启禀皇上,昨日我在家门前拾金不昧……
萧景琰:这种小事不用写奏折
蔺晨:捡到赤焰军少将林殊一个
萧景琰:……值得表扬


蔺晨:禀告皇上,我想你啦
萧景琰:已阅
蔺晨:启禀皇上,明天上午我可以来看你吗?
萧景琰:不可以
蔺晨:启禀皇上,明天中午我可以来看你吗?
萧景琰:不可以
蔺晨:启禀皇上,明天下午呢?
萧景琰:不可以


蔺晨:启禀皇上,昨日我家门前的桃花开了
萧景琰:这种小事不用上奏
蔺晨:所以我想你啦
萧景琰:⁄(⁄ ⁄ ⁄。⁄ ⁄ ⁄)⁄

【王凯角色混剪】汪洋
早来了一个多月的生贺…
我怕生日那晚的鞭炮声太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600668





群里说到偷藏小📒本的技巧。大家提出可以开发一种伪装专用书封,就是内容虽然不可描述,但是封面可以做得又无聊又正经。由此不禁联想到几个设计:

蔺靖:《封建社会宫廷养生记录》
凌赵:《私人医疗护理手册》
洪季:《刑警双人搏击训练要义》
谭陈:《商事合作中的深度交流指南》
庄季:《黑白年代的交响乐发展史》
谭赵:《经济学视角下的医患关系》
……

两个问题:
1.为什么我现在才看《两个医生的同居史》这个文?
2.为什么这个文这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