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胡椒面君

cp杂食/简笔画十级学者/段子手/剪刀手/P图届小学生/慎重关注

【推文】 @稻生 :逆河系列

先放一个简单粗暴的表白目录~

楔子

 

混着刺啦刺啦的声响,一粗一细的声音高高低低地拌着嘴,陈亦度把书一扔,脸压在竹蔑席子上嗤嗤偷笑。

饭炒好后,整幢居民楼复又堕入沉酣,两人一起趴在走廊的水泥栏杆上吹爽利的夜风,也不假意你推我让,各捧一粗瓷碗吃得喷香。

铁皮路灯倾泻柔软的光。


电风扇

“欸左边,再左边一点。”陈亦度穿一件海军蓝的条纹背心,抱着手臂,像在安排联欢庆典的会场布置般颐指气使。

贺涵低下头,看见他孤峭鼻尖上的汗珠,将落未落的莹莹一颗,反射屋外灼灼炎日的光。他撇撇嘴,扭动一下僵硬酸痛的脖子,又将黑惨惨的湿抹布覆在另一根扇翼上。


小布丁

结果那个下午不仅陪俩小泥猴吃了雪糕,还踢了球。落日像个浑圆的咸蛋黄从鳞次栉比的黑瓦屋顶沉下去,沉下去。水门汀墙面上的溶溶暖光,一寸寸被暗影蚀刻。

贺涵追了会儿便体力不支,摆摆手停在原地。他看着夕阳下奔跑的陈亦度,瘦条条,骨伶伶,像只快活的小风筝。


收音机

2004年的夏天,在破败颓黯的小租房里,他们听朴树感叹生如夏花,鼻息交错间,交换的是彼此一无所有的生活和前途未卜的命运。

十年后,当他们一跃成为镁光灯下的新秀,在各自领域发光炫彩、熠熠生辉时,朴树又唱,“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帆布鞋

“王妈,门口这鞋谁的?”

“哦,那是贺先生的,他说是那个什么…什么…哎我记不清了,反正是一个外国牌子的最新款。”

陈亦度拧着眉头看着玄关处那双缀着繁复亮片的黑色绣花尖头鞋,张了张嘴,一时无言。

不知是否是自己曾经的引导,让他走向一条诡谲的审美之路。


游戏厅

“这我家的小孩儿。”

贺涵把汽水往游戏机旁一搁,易拉罐底部磕出的铿然一响像夏天玻璃杯里碎掉的冰块。众人循声望过来,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立在半片阴影里,危如黄浦江畔的高楼。


台球房

夏天就这么过去了。

陈亦度被压在台球桌上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句话,后知后觉地,就像是冗长文艺电影里空落落的旁白,是沧桑又寂寞的男低音。

他曾以为那葱茏的梧桐,肥沃的蝉鸣,绿色的雨滴,热烈的阳光,都会像黄浦江的水一样永无止息地奔腾下去。可事实是谁也挽留不住岁月的脚步,生命在每个不起眼的日子里抽枝拔节,枝繁叶茂,又渐缓衰老。


追这个系列之前,我对贺陈之间的概念还停留在双霸道总裁相爱相杀这样的传统模式上。当稻生太太悠哉悠哉地说这是“沿着时光长河逆流而上”的故事,我好像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时候的陈亦度还没有那么光鲜耀眼,那时候的贺涵还没有那么从容得意。他们还挤在逼仄的出租屋里,穿着T恤衫帆布鞋,吃着酱油炒饭,二手电风扇吱吱呀呀地唱着老歌。他们和所有二十来岁的小情侣一样,拥着怀里的爱人和沉甸甸的梦想,眼里藏着闪闪发光的未来。

作者的文字就像是会画画,读着读着就能看见悠长曲折的小巷,看见烟火人家,一双年轻的身影一前一后地走。那些生活细节实在太过真实了,让人有时候不知道是在追溯他们的过去,还是在自己见证的往昔。每一篇之间虽然没有什么情节的串联,但总是想着能不能再多看一点,再多看一点……

盛大往往让人惶恐,仿佛艳极了的花总含着凋零的暗示,所以我总难免偏爱初始,偏爱年轻,偏爱踌躇满志,偏爱故事从前的从前。不过,如果有作者笔下如此温暖的源起,未来的那条河想必也是细水长流的。

最后也想把这首歌送给稻生太太,在手机里循环了很久,虽然结尾部分有点悲,但某些部分让我觉得和逆河系列特别契合:

“幸而偌大人世中相逢
得你陪我于天地间一掷孤勇
陪造无稽的梦 陪发赤诚的疯
也陪着我 把旧歌轻轻地哼”

评论(7)

热度(92)

  1. 稻生潇洒的胡椒面君 转载了此音乐
    特别好的“开学礼物”!满满讶异惊喜感动……谢谢小浣熊太太,虽然入坑时间不长,但期间也不是没有迷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