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立志当一个没有感情的产粮机器
混乱邪恶。慎重关注

【杜方】麻辣教师之其实我跟你哥很熟的

不知道为什么,杜见锋看到人往这儿走,自己反倒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好像是生怕扰了谁的一场梦。月光太亮了,照得人有点发晕。

那种感觉很奇怪,他身上有方孟敖的影子,但没有方孟敖那种令人讨厌的神气。

“你叫方孟韦?”杜见锋琢磨了一下,“方孟敖是你哥?”

他听说过方孟敖有个弟弟,不过一直在南京念书,所以从来没见过面。

“嗯,方孟敖是我大哥。我嫂子昨天病了,他晚上得看孩子,所以就托我过来处理这件事。”

方孟韦念的是中文专业研究生,准备毕业以后从教,所以托方孟敖帮忙,这段时间来北平中学当实习老师。本来过几天才来学校报道,哪知道临时赶上打群架的事。方孟敖也想教教他班级管理的琐事,就让他过来处理。

方孟韦摘了帽子,露出一双明亮溜圆的眼睛。他笑着说:“我哥说我看着没气魄,还把帽子借给我戴。”

没了棒球帽的遮挡,方孟韦顶着被压得扁扁的刘海,看起来乖得像个中学生。

杜见锋紧了紧身上的皮夹克,说了声“哦”。


公园这个时候没什么人,只剩下小西门的旁边的一家便利店还亮着灯,杜见锋的小电驴就停在店附近。

风一阵阵吹得紧,两个人都冷得缩起脖子来。杜见锋迈着大步往便利店里走,方孟韦也快步跟了上去。

老板坐在柜台后面看电视剧,没顾得上搭理他们。

杜见锋四周扫了一圈,想说来包烟,可是眼角瞟到方孟韦又把话咽了下去。

“那个……你吃关东煮吗?”杜见锋问他。

方孟韦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嘴唇:“吃。”

一串鱼豆腐、一串甜不辣、两串香菇鱼丸、两串海带结,再灌上两大勺汤。

杜见锋把冒着热气得纸杯递给方孟韦,方孟韦接了过来,问:“你呢?”

杜见锋去冷柜拿了一罐啤酒。

“哎,帮我拿一罐。”方孟韦忙不迭地说。

杜见锋仰头瞪了他一眼:“小屁孩喝什么酒。”

也不小了,方孟韦今年本命年,明年奔三路上妥妥完成一半了。被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叫小孩难免有些不忿。

“我都二十四了,周岁。”方孟韦小声抱怨。

“还在上学的都是小孩。一边儿去。”

便利店老板结完账回去继续看电视剧,杜见锋和方孟韦拿着吃的在橱窗边找了两个塑料椅子坐下了。

杜见锋本来就不太擅长跟人搭话,方孟韦也话少。两个人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窗外,街边只有一根路灯傻立着,偶尔有行人或者车辆匆匆经过。

气氛并不尴尬,但是也太不尴尬了,好像两个人之前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似的,安静得太过自然。

关东煮吃了一半,方孟韦慢慢开口了:“杜……杜老师,约架这个事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他们还能瞒住我?”

“你觉得性质严重吗?”

“严重?”杜见锋哑然失笑,“一群十几岁的小孩闹矛盾以后约个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有什么严重的。你十几岁的时候没打过架?”

方孟韦轻咳了一声,他二十岁的时候还在跟方孟敖打架呢。

“毕竟牵扯了这么多人……”

“说明朋友间讲义气啊,班级凝聚力建设得不错。”杜见锋得意洋洋地喝了一口酒。

方孟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了。

“你跟我哥也这么说?”

“他今天要是坐这儿,我也这么说。”杜见锋拍胸口,“这不我也把学生止住了,他也把学生止住了,结果就是咱俩在公园见一面,屁大点事就别大惊小怪了。”

经杜见锋这么一总结,话题又断了。方孟韦埋下头继续吃关东煮,两个人再度陷入沉默。

这时候便利店的电视放到了男女主深情告白的场景,背景音乐伴着情意绵绵的台词在屋子里回荡,中间时不时还夹杂着便利店老板抽泣的声音。

方孟韦吃着吃着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被他压在喉咙里,出来以后只剩下浑身颤抖。

“你笑什么啊?”杜见锋问他。

方孟韦没说话,还是捂着嘴笑个不停。

笑有时候像传染病,杜见锋看见方孟韦笑,自己呆了一会儿,渐渐也跟着乐了起来。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傻子似的,都觉得很好笑。

又过了一阵子,好容易止住笑,墙上的挂钟报十点了。

杜见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你回家?怎么回?”

“唔,打车。”

“这边车不好打,我送你吧。”

还没等方孟韦拒绝,杜见锋一路小跑着去推小电驴了。


入夜以后马路上没什么人,杜见锋的小电驴跑得很潇洒,方孟韦坐在他后面,扶着后座上的铁支架。风很凉,但肚子里垫了吃食就没那么冷了。

方孟韦往后撸了一把自己被吹得乱糟糟的刘海,大声问杜见锋:“你知道我家住哪儿吗?”

“知道啊。”

“杜老师,你是不是跟我哥很熟啊?”

杜见锋不说话了。

他脑海里开始不自觉地勾画方孟韦冻得鼻尖红红的模样,寒冷大概会越发衬得那张脸玉似的白净。

“你别叫‘杜老师’了,你又不是我学生。叫‘哥’就行了。”


“我和你哥很熟的。”杜见锋说。



TBC


搞定大舅子第一步,装熟。



评论(48)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