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看置顶就好啦,简介塞不下我的废话

【杜方】头号粉丝(上)

卡文卡到死的产物,可能不太好吃

仍然在艰难地思考下半部分怎么写ORZ


杜见锋真的不喜欢颁奖典礼这种场合。

三月里春寒料峭,会场在六环外的郊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几根枯树杆子立在路两旁,冻得忘了冒青。

杜见锋刚推开车门,冷风就呼呼灌进来了,他打了个寒颤,回头想拿件冲锋衣披上,结果手还没往里伸,他就被经纪人马秀芹女士一脚踹出去了。

“老子要冻死了!”杜见锋吼道。

他只穿了一套西装,在见缝就钻的冷空气面前跟裹了两层破报纸差不多。

“忍着。”马秀芹女士横眉冷对,“从停车场就有一堆人拍你,还要不要形象了!”说完把车里拿唯一一件冲锋衣丢给了坐副驾驶的助理毛利民。

“你穿着,活动结束前不准给老杜。”

毛助理给杜见锋递了个无可奈何的眼神,讪讪地穿上了。

杜见锋向来对马秀芹女士又敬又怕,只能悲愤地从牙根里挤出一句:“算你狠。”

推开车门,马秀芹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像个女战士一样走了出去。杜见锋叹了口气,也一边哆嗦,一边迎面走向耀眼刺目的闪光灯……


杜见锋并不是那种天生就能在娱乐圈混的人。

他原本是在武行里干活的,当了七八年的武替。在他平庸而朴实的志向里,哪天能升级为某大片的动作指导就顶了天了。不过命运似乎不太满意他对自己的定位。

大概两年前在片场,他替的演员临时毁约,导演一气之下让他上场去拍了正脸的戏份。后来出的成片效果居然很不错,剧组就和杜见锋签了合同。他的演艺事业由此算是正式迈出了第一步。

那部剧播出之后,因为拍得太狗血,观众骂声一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杜见锋居然仗着一张好看的脸意外走红,成了新晋人气暴发户。

自那以后,杜见锋的微博粉丝疯狂以指数上涨,走在路上也开始有人找他求合影求签名了,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武替就这么一脸懵逼地被推进了娱乐圈。

因为当初靠的是八点档家庭情感剧红起来的,之后来找杜见锋拍的也大多是类似题材的剧。说来也奇怪,他仿佛有着吸引中老年观众的神奇魅力,短短两年的时间,四十岁以上的观众朋友基本都知道了这么个优秀演员的存在,于是这类电视剧就更喜欢找他了。

圈里的人很多都不爱搭理杜见锋,有的是因为看不起他,有的是因为嫉妒他,有的是因为二者兼而有之。杜见锋也不喜欢他们,他觉得现在越高级的东西越会折腾人,好像折腾人了才能显出他的高级。比方说马秀芹女士坚持让他吃蔬菜沙拉和白煮蛋维持身材,他就很怀念以前收了工大家半夜去大排档喝啤酒的光景。

走完红毯,嘉宾们都陆续进场了,马秀芹在一旁叮嘱杜见锋:“笑得开心一点。别跟人有仇似的。”

杜见锋想起以前读过《卖火柴的小女孩》,又冷又饿的小女孩微笑着冻死在寒风凛冽的街头,大概死前就像他一样。

“这里能订外卖吗?”杜见锋从早上吃了份牛油果沙拉之后就没进一粒米了。

“低油低糖低碳水,教练不是说过吗……”

马秀芹看杜见锋脸渐渐绿起来,稍微松了松口,“等活动回去再吃。”

杜见锋还想争辩,眼角突然扫到不远处的一个熟悉的背影。好巧不巧,正是方孟敖。只见他从助理的口袋里掏出个小面包,趁没人猛往嘴里塞,八成也是饿的够呛。

在杜见锋的认识的男演员里,最和他不对付的就是方孟敖。他们年龄相似,人气相当,资源大多有竞争。方孟敖是个拿鼻孔看人的主,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更何况是杜见锋。然而杜见锋的红却是无法忽视的,俩人什么提名都要掺合在一起,免不了要比较一番。方孟敖作为科班出身,气不过有人走偏门怪道拿奖,怒斥杜见锋是娱乐至死的产物。杜见锋也十分不忿方孟敖那套阶级论,他凭本事赚的钱,就没有被人小瞧的道理。

在颁奖典礼上碰头,杜见锋根本不想搭理方孟敖,可是看见人家有小面包吃又很羡慕。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在偷吃了……

杜见锋拿胳膊肘用力捅毛利民:“看看人家的助理怎么办的事!”

毛助理嘿嘿一笑,说:“咱们学好不学坏哈。”

还好室内有中央空调,杜见锋不至于沦落到饥寒交迫的绝境。他进去之后默不作声地在嘉宾席后排找了个位置,寻思着要是没什么事后半场就可以开溜了。那一排位置离看台的各家粉丝团有点近,后面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杜见锋几乎隔一阵子就得堵会儿耳朵,不然能给炸出心脏病。

台上的主持人挂着亲切友好的微笑,一个又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男女上去致辞,大家好像都很享受这样华丽的场合。只有杜见锋一个人坐在台下饱受煎熬。

肚子还是饿,杜见锋揉了揉胃,慢慢回想自己上次坐街边撸串是什么时候了。可是人饿的时候最不能想好吃的,一般都是越想越饿。杜见锋一会儿弯下腰,一会儿直起背,坐在那里怎么都不自在。

到方孟敖上台的时候,杜见锋已经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晃了起来,他想想自己是商店橱窗里摆的一只不倒翁,肚子里沉甸甸地装着东西……

这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杜见锋回过头,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眼睛很亮的青年举着得有火箭炮那么长的大相机望着他。

他的神情既诚恳又严肃,嗓音压得很低,低得像某种乐器:“这位同志,您挡着我镜头了。”

杜见锋不太确定,但隐约感觉到自己脸红了。



方孟韦是被谢木兰押过来的,虽然不是亲手押送,但一路上催魂似的语音电话也够他受的了。

谢木兰给方孟敖开了个粉丝站,平时发发照片什么的。往日谢木兰都是自己来拍,但这次恰好赶上学校考试走不开,她只能死气白赖地求着小哥帮她拍照片。

方孟韦本来想说什么照片不能在家拍,非得来活动现场干嘛,转念一想,方孟敖平时在家都是光着膀子坐在沙发上抠脚,拍下来确实有碍观瞻……刚好最近他休假,索性替木兰跑一次。

从通了语音开始,谢木兰就不厌其烦地跟他唠叨不知道重复了几百遍的拍照技巧,怎么卡位,怎么找角度,怎么调焦距,怎么防手抖……还特地跟他强调,尽量蹲着拍,从下往上,显得腿长头小。

隔着手机屏,能说会道的小表妹还花言巧语地哄他:“小哥你知道吗,媒体席特别难买的,可以看到好多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呢~你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

进场的时候,方孟韦被挤在一群疯狂尖叫的粉丝中间脚不沾地,他想起谢木兰说的话,开始后悔小时候怎么没趁着不懂事好好揍她几回。


那天举办的是个颁奖典礼,前面长串华丽的称谓方孟韦记都记不住,他把票和证件给保安看了一眼,就跟着一大群粉丝进场了。

方孟敖坐在嘉宾席的第一排,和方孟韦的位置隔了一段距离。他穿了套深灰西服,头发拢在后脑勺,梳得苍蝇都打滑。

方孟韦想起方孟敖在家穿着老头衫沙滩裤的样子,差点笑出声。

后排靠近粉丝区域,有的热情粉丝还高举着海报和灯牌,“明总神威盖世”“阿诚哥帅炸面粉厂”之类的,隔得老远方孟韦还看见一排颜色扎眼的led灯牌,上面写着“杜见锋,老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一个”。

嘉宾席地理位置确实不错,借着火箭炮一样的长焦镜头,方孟敖的一举一动都拍得无比清晰。方孟韦是第一次用这么大个儿的相机,不禁感慨追星少女们的神奇技能点。

拍了没几张,方孟韦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前排坐了个人,那人显然个子太高了,老是误入镜头。而且坐着就坐着吧,他还多动症似的不停晃荡。方孟韦的相机移到哪里,那大脑袋就跟到哪里,照片拍完光看见半个脑袋在液晶屏上飘来飘去了,无处可避。

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方孟韦用力拍了拍他肩膀。

台下灯光很暗,待那人回过头,方孟韦才发现原来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头发也梳得很齐整,像是艺人。

方孟韦有任务在身,不怕得罪人,诚恳又严肃地对那人说道:“这位同志,您挡着我镜头了。”

话说出口方孟韦就后悔了,他在警局里称呼人“同志”习惯了,这种场合说出来有些怪异。公职人员跑来干追星少女的活实在不太合适。

他琢磨着怎么把话圆回去的时候,对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才说:“不、不好意思……”

这下轮到方孟韦不好意思了,他指了指手里的相机,解释道:“我在拍照,一会儿就好,您稍微弯一下腰就行了……您实在太高了。”

“别‘您’了,怪吓人的。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吧。”男人笑了起来。

方孟韦脸一红:“这……职业习惯……”

“你是职业的摄影师?”

“不是,这个算是……爱好吧。”虽然相机不是方孟韦的,但他平时确实喜欢拿手机拍个日出啊小花什么的。

男人一下子明白了:“哦哦,那你喜欢谁啊?”

“‘喜欢’谁?”

“就……你都拍谁啊。”

方孟韦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方孟敖!”

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被噎到的表情,过了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那……除了他呢?”

“我只拍他啊。”方孟韦平时没空看电视,更不用说追星了,“我也平时也就只看方孟敖。”

“不是,你真的觉得那个傻……那个演员长得好看吗?就那张脸……”

那张脸怎么了?!到现在还有亲戚说他跟他哥长得像呢!

方孟韦的家族荣誉感油然而生:“我觉得他特别帅!基本上是我所见过的人里最帅的了!”方孟韦在心里勉强承认眼前这个人长得不比他哥逊色,但出于血缘关系的羁绊,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基因上的劣势。

那人没有放弃,还想坚持继续问下去。

但一阵怪异的响声打断了他的话,是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俩人互相看了看,方孟韦先扑哧笑了出来:“你是不是饿了?”

男人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呃……确实有点。”

“你等会儿。”

方孟韦把手伸进背包里,摸了一会儿,摸出两根士力架。

他工作忙的时候就靠这些口粮过活,所以平时习惯随身带着。

“来,这个顶饱。”方孟韦把士力架递给了男人。

男人愣愣地接过来,跟半辈子没见过巧克力制品似的。

“我平时没空吃饭的时候就吃这个,热量很高,就是味道太甜了……”

男人皱起眉头:“你拍照片这么忙?”

方孟韦想说是在局里,可思忖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透露职业比较好。于是“嗯”了两声,就含糊过去了。

士力架还没吃完,谢木兰的信息又催过来了。

“小哥小哥,照片拍到了吗?”

方孟韦低头打字跟她汇报:“拍到了,后面还有活动吗?”

“领完奖就没事了,快回来!晚了路上不安全!”

“啧,你什么时候担心过我,你只担心你的照片!”

“小哥你最好了!”

放下手机,方孟韦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我还得回去传照片,先走一步啦。”

男人嘴里还嚼着士力架:“那……你要不留个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

“我到时候把士力架的钱转给你。”

“不用了吧?又不值钱。”方孟韦摆手。

男人的语气非常坚定:“不不不!我这个人不能欠人情,欠了人情不还我会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演不了戏……”

方孟韦拗不过他,只能再掏出手机来:“那我扫你微信吧。”


请求咻地发来过来,头像是一只伸懒腰的大老虎,消息内容:“我是方美”。



颁奖典礼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杜见锋一反常态地没有早退,在车里等抓包的马秀芹女士一时间有些淡淡的失落。她仔细把杜见锋打量了一圈,突然在嘴角看到一点黑色的疑似巧克力的痕迹。

“你是不是偷吃甜食了?”

杜见锋下意识舔了舔嘴角,表情突然阴郁起来:“一点也不甜,是苦的。”

“什么鬼……”

杜见锋捂着心脏,一脸沉痛:“你说方孟敖那样的人怎么还有男粉呢?”

想他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见到有人长得那么顺眼,连声音都像是按照他最理想的模式定制出来的。

可那小孩偏偏是方孟敖的粉丝。


从年轻人离开之后,杜见锋用尽毕生的推理判断能力寻找关于他身份的蛛丝马迹。可惜这位昵称为“方美”的年轻人把朋友圈设置成仅三天内容可见,他又不是一个每天都会发朋友圈的人,所以翻出来除了封面和头像之外,没有任何内容。

杜见锋只能绞尽脑汁回忆他们交谈的每个细节。

想了很久,他隐约记起来,在年轻人的相机包上有个挂件,上面印着“敖敖好看”四个字。

试着在微博搜了一下,杜见锋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粉丝站,叫“敖敖好看”。这个博主是方孟敖的铁杆粉丝,几乎所有大型活动都在现场拍照,按照毛助理八卦来的消息,方孟敖现在一张生日会的票在黄牛那里底价两千,按这个站子里的照片,拍照的人可能在万元区。

而且最让人无法忽视的是,这个站主好像格外幸运,每次都能抓拍到方孟敖最亲切的状态,仿佛两个人就是熟识多年的朋友,所以照片的效果都特别好。

确实,如果不是铁杆粉丝,怎么会连日常用的微信都改姓“方”了,还“方美”……

……那个姓方的到底哪里美?

毛助理在前面开车,杜见锋的声音闷闷地从后面传过来:“毛利民,你说我有男粉吗?”

“有啊,”毛助理磕巴都不打,“我就是您的男粉。”

杜见锋想起那个眼睛亮亮的说“我只喜欢方孟敖”的青年,感觉心里落差一下掉进了马里亚纳海沟。


TBC


方美和方毛这个梗最早出自哪里我忘了……非原创反正

老子是个好东西这个在微博上看过,简直杜见锋本杜

评论(67)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