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立志当一个没有感情的产粮机器
混乱邪恶。慎重关注

【楼诚】明秘书到底怎么了(中二)

*洒狗血了



明楼和明诚的剑拔弩张一直持续到展会结束。作为主办方代表,明楼当然不能总在藤田集团这边转悠,但即使明楼离开了,明诚也能感觉到有双眼睛锁着自己的后脖颈。他朗声与人打招呼、谈笑,毫不忌讳地向别人说明自己的工作变动,种种表现都因为这道目光变得有了几分可疑的表演性。

当明楼无暇盯着明诚看的时候,明诚也会不自觉地在人群里搜寻他。不出明诚所料,梁仲春在短期内并没有达到事无巨细的程度,明楼穿的那一身衣服明显就是随便挑的,领带也是草草糊弄几下,拴得像条牵引绳。明诚简直不敢多看,他怕自己忍不住去帮明楼打领带。

“忍住,忍住,不要这么没出息。”明诚在心里默念。

对他而言,明楼像是一个无助于身体健康但又有着巨大诱惑力的坏习惯。他想要重回自由、轻松、不受拘束的生活,就必须戒掉这个习惯。


三个月前,明诚去参加了他养母的葬礼。

那个女人生前并没有给过明诚多少爱,她把他从孤儿院里领回家,只是因为他幼时长得颇像她死去的儿子。然而随着明诚的长大,他距离她幻想中的样子越来越远,再也不能够为她营造出儿子尚在人间的假象。所以她就将明诚看作是一切悲剧的源头,把自己所有的悲伤和暴戾都发泄到明诚身上。

现实生活的情节总比小说复杂许多倍。明诚必须承认,他童年里为数不多的温情都是这个女人带来的。他发自心底地信任过她,甚至把她当作母亲来敬爱过。但当他打开心扉,变得柔软、弱小,希冀这个人能够给予自己庇护和陪伴的时候,她很快就变得阴鸷狠毒,重新把他扔回到深渊之中。

明诚恨了她许多年,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又没有想象中恨他了。时间让伤口变成伤疤,除了那道印还在,终究是不疼了。

出殡那天,明诚去送了点钱,然后在会场外站了一阵子,没有进去。

他想,记忆真是很奇怪的东西,即使她死了,他也还是觉得她的阴影还游荡在他的人生里。

许久过后,明诚转过身,抬头就看见明楼站在不远处望着自己。

他们是一起开车来的,明楼一个小时后要去公司开会,但是坚持要求明诚开车送自己,明诚只好先载明楼来这里,让他在车里等一会儿。

明楼或许是等得不耐烦了才来催,但明诚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还是突然觉得眼眶发热。

“您等一下,我马上去开车。”

“不是,不急。”明楼抬头看了看天,“我是怕……要下雨了,来接你。”

“可是您也没带伞啊。”明诚指着他空空两只手。

明楼尴尬地笑了:“是吗,我忘了。”

“伞在后备箱里。”

“哦哦,难怪我没找到。”

明诚的声音轻飘飘的,丢了魂似的,以致于整个人看上去也格外脆弱。他歪了下头,很认真地问:“那没伞怎么办呢?”

“没伞就一起淋雨回去。”

明楼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拽着明诚的胳膊,仿佛要把他从某个黑暗的地方拉开。

“我养母……”明诚突然说,“这一辈子过得都很孤独。”

“她罪有应得。”

明诚停下脚步,望着明楼,脸色苍白,神情像是囚犯在等待最终判决。

他问:“先生,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一生都有无法逃离的孤独?”

明楼没有马上回答。

他松开明诚的胳膊,转而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搂住了,说:“你还好,有我陪着。”

那一瞬间,明诚很想握住肩膀上的手,然后像个婴儿一样恳求他给自己一个拥抱。他想搂着那个人大哭大闹,诉说他当年遭受的所有恐惧、不安和绝望。他甚至想要他给自己一个承诺,一个永远不要抛弃他,永远陪在他身边的承诺。

“忍住,不要这么没出息。”明诚在心里默念。

雨最终没有落下来,他们也不必淋雨回去了。


那天晚上回到公寓,明诚坐在书桌前写了一封辞呈。

他的养母从来没有教导过他什么,但从那段经历里,明诚学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不要去留恋你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汪曼春在和明家香的合作结束之后又飞回美国。直到临走她也没想通,为什么明楼后来对她的态度急转直下,甚至连最后也没来送她。

梁仲春把她送到机场,汪曼春忍不住问了一句:“明楼是不是最近在和谁生闷气啊?”

梁仲春颇有兴味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语重心长地说:“追男人追到这个份上,够新颖,够别致。”

话没说出确切的主语,但汪曼春隐约能猜到指的是谁。她想继续问,梁仲春只是故弄玄虚地摆手:“我嘛,从不在背后议论老板的感情生活。”

不说就不说,她自己差不多也已经能从明楼那里摸出个大概来了。

他和那个叫明诚的秘书,八成是纠缠不清的。

送走了汪曼春,梁秘书吹着口哨回到了公司,一进门就看见秘书处小李朝他使眼色。

梁仲春凑过去,问:“怎么了?明先生有吩咐?”

“你先别进去,办公室雷电红色预警,我进去的时候明先生脸都黑了!”

“你你你别急,怎么回事啊?”梁仲春把他拉到一边。

“来了个姑娘。”小李压低声音说。

“什么姑娘?”

“……漂亮姑娘。”

总经理办公室,明楼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艰难地揉着太阳穴。

“你说清楚,你过来找谁?”

“我都说了好几遍了!”小姑娘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一双猫似的大眼睛,声音细细的,就算高声说话也像猫叫。

“那就请你再说一遍。”

“我找明诚!”

“你是谁?来找他做什么?”

“我叫于曼丽,是明诚的女朋友。”小姑娘两只胳膊撑在办公桌上,一脸虎气地盯着明楼,“我们俩约好了要一起去维也纳!”

明楼的头更疼了。


晚上,明诚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两个饭团一瓶啤酒,准备带回去吃。离开了明楼,他吃饭睡觉都变得随意起来。明楼以前从来是不让他在便利店买东西吃的,总说那里的熟食没营养。现在谁都没办法管着他,明诚已经连吃了两个星期的便利店了,他甚至想把小票收集起来寄给明楼,好好气他一顿。

南田洋子给他配了一台节能车。日本牌子的车底盘不重,开着轻飘飘的不大习惯,所以明诚宁可坐地铁上下班,反正他现在有的是时间。

还没走到地铁站,裤兜里手机震了起来,接通以后听见明台的声音火急火燎:“阿诚哥!救命啊!我在你家门口,你快回来!”

“怎么了?钱包被偷了?”通常明台只会在缺钱的时候表现得这么着急。

“不是!哎呀!我女朋友去大哥那儿找你了!”

“什么鬼?你自己的女朋友不找你找我干嘛?”

“她以为我是你!”

“她以为什么……你什么意思?”

“她是我网友,我俩没见过面!”

“那你怎么谈的恋爱?”

“网、网恋……用的你的名字……”

“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前,不到一年。”

“所以说,你打着我名字的旗号在外面跟小姑娘谈恋爱,谈了大半年,而且现在人家找你找上门来了?!”

“我、我这不是没办法嘛!那是我们院的学姐,比我大三届!我要是不谎报个人信息,她肯定理都不会理我的!”

“她找你有什么事?……你小子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

“没有没有!我就是跟她说等她毕业了我带她去维也纳玩……我也没想到她当真了,现在她急着要见我,我还没做好准备啊!你说万一她发现我骗她了会不会揍我啊,她跆拳道黑带三段呢……”

明诚在街边招了个出租车,匆匆忙忙钻了进去,扭头对着手机恶狠狠地说:“你在原地不要动,哥哥我马上过来揍你。”



TBC


我方承诺不轻易动用小曼丽武器

日更要命,容我缓两天想想接下来怎么扯(x

我为什么还没写完???!!!



评论(132)

热度(1165)

  1. MAO小败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