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立志当一个没有感情的产粮机器
混乱邪恶。慎重关注

【杜方】麻辣教师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事情是这样的。

北平中学高二三班的体育委员暗恋高二七班的文艺委员,于是托高二三班的团支书在开团会的时候把情书交给高二七班的班长请他转交高二七班的文艺委员,但是高二七班的班长自己也暗恋文艺委员,就一面收下了情书和请托费——一杯超大杯香草奶茶和两袋烤肠夹心面包,一面把情书扔进了垃圾桶,还把其中一袋烤肠夹心面包以自己的名义送给了文艺委员。这件事被高二七班的数学课代表知道了,因为他也喜欢高二七班的文艺委员,为了挑拨自己情敌之间的关系,他偷偷转告了高二三班的体育委员高二七班的班长背叛他的消息。于是,高二三班的体育委员生气了,召集了高二三班的一群弟兄找高二七班的班长约架,高二七班的班长当然也不是好惹的,也找来了自己的救兵……

 

杜见锋读完检讨书,把纸往桌子上一拍:“写的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坐在对桌的同事马秀芹皱起眉头:“杜老师,注意你的用语。”

教师办公室进门能看见墙上贴着红艳艳的八字标语“奋勇拼搏,砥砺前进”。

标语的底下像是专门额外标了一行字给这个办公室里的人看——“文明用语,说一罚一”。

杜见峰撇撇嘴,往办公桌上的玻璃罐里扔了一块钱。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男生一个瘦高一个矮胖,都垂着头不说话。

“要是我没发现,你们这帮小崽子今晚上真准备去跟七班干呐?”杜见锋问道。

两个男生互相看了一眼,鼓起勇气用力地点了点头。

“嚯,胆子倒是不小……”

“老师您说过,”矮胖的男生朗声说道,“是男人!就不可以怂!”

杜见锋慢慢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真棒。”

“但我他娘的说过不怂就要去打群架吗!!!”杜见锋脸色一变,抬起手跟拍西瓜似的猛拍俩人的脑袋,“一天到晚都他娘的只会给老子丢人!考试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横!你俩回去通知另外那几个,检讨书全给老子重写!明天早上跑操每个人多跑五圈!不是!八圈!”

俩男生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教室,杜见锋把检讨书揉成纸团,转身“噗”一下抛进了垃圾桶。

“杜老师……”马秀芹拉长了尾音。

“行行行,我知道。”

杜见锋又往玻璃罐里扔了两块钱。


高二三班和高二七班结下的仇不是一天两天了。

三班是理科班里的吊车尾,当初因为班上的学生实在太难管,校长才特地选了以暴躁著称的杜见锋来带。杜见锋带班从来不挑成绩好坏,没犹豫地接了这份工作,到现在虽然班里学生成绩不怎么样,但好歹没出大乱子。

七班是文科里的尖子班,这个班的学生都是老师家长眼中的典型乖宝宝、小大人,不过按杜见锋说,那实际上都是背地里阴坏的小崽子。七班的班主任叫方孟敖,跟杜见锋极是大学同学,俩人从大学开始闹矛盾,直到成了同事也没见好转。

好巧不巧,七班的位置就在三班的楼下,两个班只隔了一层楼板。三班稍微有点大的动静,七班就听得清清楚楚,偏偏三班又动不动就闹个没完。所以经常能见到方孟敖拿着粉板擦冲上楼对杜见锋发火。杜见锋说只有他一个班在休息时间做考卷凭什么别的班就要迁就他们保持安静,方孟敖一扬手就把杜见锋拍了个满头粉笔灰。

第二天,赶上方孟敖上课,杜见锋在楼上号召全班同学做原地跳跃运动,十分钟内把七班墙角上三年前粘的蜘蛛网都给震掉了……

两个班上学放学抬头不见低头见,又掺杂着诸多情感纠葛,关系更加剪不断理还乱。


马秀芹问杜见锋这次相约打群架的事情怎么办。

杜见锋把腿翘在桌子上,仰头伸了个懒腰:“凉拌。”

“凉拌?”

“我没告诉方孟敖,等晚上我亲自去会会七班那帮崽子。”

他杜见锋去单刀赴会,然后把这群小蚂蚱串成串儿,领到方孟敖的家里,让姓方的丢脸丢干净。

杜见锋越想越得意。


太阳落山以后,杜见锋穿了件黑色皮夹克,骑着他的小电驴去了中心公园。初春时节,晚风依然裹挟着寒气,杜见锋本来觉得敞着外套会显得自己比较帅气,但是实在太冷了,下车他就把拉链给拉上了。

公园的凉亭里没有人,借着草坪上的地灯,杜见锋往假山的方向看,七班的人居然一个也没来。

“咦,方孟敖带的学生不会这么怂吧?”杜见锋坐在凉亭里,止不住地嘀咕。

大概比约定的时间过了十分钟,一个人影从家山后面冒了出来。杜见锋警觉地站起身,问道:”谁?”

来的人好像也没料到杜见锋会在这里,僵在那里,也问道:“你是?”

“三班的杜见锋。”

“唔……这个名字我好像没听过。”

操,老子是班主任你都没听过?!杜见锋在心里骂了起来。

“我是七班的。”来的人酝酿了一会儿才想好怎么介绍自己,“我叫方孟韦,七班的实习老师。”

从阴影里走出一个挺拔的高个儿年轻人,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在阴影里看不大清楚样貌。

月亮这时候恰好从云里探出来,银色的光照在雪白的石子路上,像一条缓慢流淌的河。

方孟韦就这么踏着澄澈的月光,向杜见锋走了过去。


TBC


我错了,我不应该又没头没脑地挖新坑

所谓一坑未填一坑又起(不


评论(42)

热度(342)